水流雲在

四面雲起不是旌旗
棒錘太遠
棒喝未當頭
康乾盛世
不意頹風已起

千古瀟瀟水流雲在
煙雨樓頭
隱隱燕趙風
紫塞明珠
多少英雄事
俱往矣
鐵騎強弓只能獵熊射雉

秋獮鳴楚歌
敗走熱河
溫泉再熱
終不及男兒血
嗟!
京華夢碎
西苑斷清風


曾偉強
二○○四年八月六日‧承德山莊
刊於夏傳才主編《第六屆詩經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二○○五年

跋:二○○四年八月,乘出席「第六屆詩經國際學術研討會」之機,遊承德避暑山莊,登上四面雲山,遠眺棒錘山、蛤蟆石,臨外八廟,不經意想起頂峰過後,必是往下走,而盛極亦必衰。康熙、乾隆當年每次登上四面雲山,同樣遠眺棒錘山之際,又可曾想到這點?也許,那根棒子實在太遠,未能給乾隆帝一記當頭棒喝。終於,咸豐死後,隨之而來,就在這裡發生的一場政變,讓西太后把滿清帝國推向滅亡。撫今追昔,歷史是過去了,時間都過去了,但總有些事物、感受,永留心底。
[前一篇] [下一篇] [詩目錄]
雨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