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竺行

走在齋沙默的沙丘上
風在耳邊颼
淺草在眼底流
快要攻克地平線的藍色
已在蛻變幻化晨光

聖河不語卻是無盡滔滔
滾滾紅塵盡付東流
這 比歷史久遠
比傳說古老的神光照耀之地
生與死相隨共存

落日引領火車前行
回到了麥當勞
只是門外街童依舊的襤褸
縱使名店林立
燃亮新德里夜空的
是地攤上的油燈

俗氣沾汙了泰姬的陵園
這段情卻一點也沒褪色
即使風在颼、陽光被悄然地吹走
赤足於陵寑的大理石
仍感受到熾熱的愛火在滲透

    (誰在彼岸生死相隨、永遠守候?)


曾偉強
寫於二○○五年三月二十七日
二○○五年七月《秋水詩刊》第一二六期
[前一篇] [下一篇] [詩目錄]
雨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