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掉這個海

刺眼的白色從舷窗閃進來
天空的蔚藍在褪色
倒生的鐘乳
是鷹飛不到之處
是另一片地
另一片天
如冰川冷如極地寒
填滿這灣淺淺的海峽

是隔岸之國還是國之兩岸
是山中之霧還是立在霧中的山
這矗立的高閣
縱藏着奇峰秀水幽谷峻峽
燕子口卻不見黃口
九曲棧道沉默得怕人

就是怕人
大鳥橋不見鳥
濁水溪汙水流
電線桿上找不到音符
哪有生命的鳴奏?
是綠島還是沙漠
(是綠色的沙漠)
無垠的天空也留不住雲
留不住雲的天空
還不如鶯歌的桂花巷

在那闊闊的空間
是誰與太平洋的雨風合奏
敞開胸懷
呷金門的美酒
喝一個海
如杯子不夠
就用蓋子當杯子
讓寶爺爺的臉也酡

寶爺爺說:
淺淺的海峽
是國之大殤鄉之深愁
(最深的鄉愁終成最大的國殤?)

就用蓋子當杯子
倒滿金門高梁
一起喝掉這個海
教這和南夜雨灑遍遠方的黃土
都是同一片天
同一片地

舷窗外星光穿梭
縱已是夜卻仍未晚
還趕得上回家的尾班車


曾偉強
寫於二○○三年十二月十二日
刊於二○○四年八月七日《世界日報》
[前一篇] [下一篇] [詩目錄]
雨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