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木的獨白
----- 記二○○八年「四二八」山東火車相撞五百死傷慘劇


我穩住了路軌
逾一個世紀
我緊守崗位
超過一個世紀
在鋼軌之下道渣之上
擔戴得起列車與鋼軌的重量
卻承受不起
這觸目慟心的恐怖現場

凌晨四時
大家都在夢鄉
誰來得及反應
兩列火車轟然相撞
乘客被拋上車頂
連人帶床飛出車廂外
脫軌車卡
如揉掐得變了形的火柴盒
拋摔田野倒臥軌旁
農民們荷鋤救人
還有軍兵武警公安醫護
呼救聲  哭泣聲
擂動我的耳鼓
血與淚潑在我的身上,而
我已無力
維持軌道線形
再也無力
轉化列車重量於道渣道床
也再沒有氣力
向列車向旅客說再見
因為
車廂翻滾後躺在我身上
我已斷裂
給壓成碎屑

膠濟鐵路喲
你這百歲老鬼
多少年來肩並肩的戰友
就讓我先走
告別歷史舞臺
容我嚥下最後一口氣
吐出末了的祝禱
同志走好

我穩住路軌
超過一個世紀
我緊守崗位
超過一個世紀


曾偉強
二○○八年五月
[前一篇] [下一篇] [詩目錄]
雨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