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大旱

高原的雪嶺也在哭
淚水化作諸神的杯中綠

當人擂起戰鼓
手中的武器迷失了方向
戰線如疫症般蔓延
防得了洪抗不了旱

西南方的戰場一片焦土
江河嘶啞百川哀號
還我自由!
讓我奔流!

當人走錯了方向

離開母親的滋養
體內的血一點一滴地流淌
注滿龜裂的大地

大地張開焦灼的嘴巴
哀民生之多艱
雖九死尤未悔
獨怕是蒙汜澌滅

當人站錯了崗位

縫綴天與地如梭的銀線在哪
黎民已厭倦鐵馬
期待着散落大地的珍珠

珍珠被貪婪掠奪殆盡
當酩酊的諸神
將臉巾變成板塊


曾偉強
稿於二○一○年三月二十三日
刊於二○一○年四月十八日‧香港《大公報》
[前一篇] [下一篇] [詩目錄]
雨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