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淹巴基斯坦

有一種心情如瀑般瀉吐
從旁遮普到信德省
填平三分一國土
是真主的忿怒
還是大自然在哭訴
人類舞動尖刀
舔着淌血的慈母

有一種心情如墨般潑布
漂染聖潔的泥土
村塢湍急洪水滔滔
變臉汪洋淹沒撕裂的國度
雨水沒有偏私
灑向割開的邦土
前所未見的洪濤
填不滿信仰的溝漕
分了家仍是同一種姓
改不了民族的命道

是南亞海嘯未乾的淚珠
沿着河谷匯聚洪澇
水壩堤堰相繼坍倒
泥流沖走橋樑公路
卻帶不走饑渴的嚎啕
虔敬信徒
又再換上災民的名號

有一種心情如冰川般蒼老


曾偉強
二○一○年八月十六日
[前一篇] [下一篇] [詩目錄]
雨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