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覓黑甜鄉

夜不會為誰而停步
發條的時鐘可會知道
星與月每天都盡情起舞
不羈浮雲游走於燦爛晚空
惱人的鳥兒愛在丁夜放歌
市虎倏地狂嘯劃空而去
築起一道彩虹橋
橋的對岸傳來笑聲
是鄉里咍樂還是遠方召喚
多麼切近卻又那麼遠遼

誰與夢鄉總是一步之遙
夢夢而不夢逡巡而不前
凝視長短腿在奔跑
尋尋覓覓卻永無寸進
白白的夜空在竊笑
七色西天近在眼前
黑甜鄉如是無何有
是六合之內還是八極之外
黑甜鄉如是壙埌
西極不應在遠方

橋的彼岸傳來笑聲
多麼近那麼遙


曾偉強
二○一五年六月十五日
刊於二○一五年七月十二日香港《大公報》
[前一篇] [下一篇] [詩目錄]
雨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