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哈菲茲的詩
     聽哈菲茲的詩

設拉子
葡萄美酒的代名詞
上酒的小二
是釃客也好薩吉也罷
都已成為歷史
再也聽不到哈菲茲的詩

薄暮輕吻詩人的墓園
儼然天堂花園
年輕人如常聚會
唱誦波斯李白的詩篇
「薩吉啊,起來吧!把酒杯給我拿來!」
而大詩人不知
「諾亞方舟」已擱在博物館

是詩仙也是酒仙
冷眼蒼生醉臥紅塵
誰又會料到
優美詩句成為卜辭
指引伊人前方路向
全因哈菲茲就是《古蘭經》的代名詞

哈菲茲長眠的花園
瀰漫着「甜蜜的音樂,美好的詩句。」
「在這並非永存的世界上!」


曾偉強
二○一五年十一月
刊於二○一六年一月三日香港《大公報》
[前一篇] [下一篇] [詩目錄]
雨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