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
     母親

天還未黑
她已在說夢話
看見母親進門
「阿娣!腸粉辣不辣?」
迷糊的雙眼淌下兩滴淚
而她說不是夢

小寒食的中午
她拖着疲憊的身軀
一個人往街角的小舖坐
吃不下還得吃點甚麼
就來一碟布拉腸
店員添了些醬  甜的酸的辣的

沒有人比母親更清楚
她少吃甜慣吃苦也不怕酸
就是不吃辣
近一個世紀都過去了
沒有人比母親更清楚
百味交陳她都甘之如飴

天還未黑
母親已在說夢話
沒有人知她中午吃腸粉


曾偉強
刊於二○一六年四月十七日香港《大公報》
[前一篇] [下一篇] [詩目錄]
雨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