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陵兩段不朽情
                                             曾偉強

有人說,遊印度而沒到泰姬陵,等如沒到過印度。

泰姬陵(Taj Mahal)在阿格拉,而阿格拉則在新德里南方約二百四十公里;乘火車,可以即日來回。

由於近年空氣污染嚴重,泰姬陵的白色大理石也開始變黃。但那段情,卻一點也沒有褪色。

泰姬陵,被譽為世界七大奇觀之一,也已列為世界文化遺產;位於亞穆納河(Yamuna River­)河畔,是座壯麗的陵墓。陵園中的一切,都是完美的對稱。

二○○四年九月二十七日起的六個月,是國際泰姬年。為了慶祝泰姬年,陵墓還首次試行在晚上開放給遊人參觀。後來從報章得悉,這措施將長期實施。

然而,泰姬陵這中文繹名有點奇怪。Taj是皇冠或塔吉帽(即穆斯林的無邊圓錐帽);而Mahal原意是皇宮。字面的意思,直繹便是「宮殿的皇冠」;但文字背後的意思,則是「思念瑪哈」。

蒙黛詩瑪哈(Mumtaz Mahal)是蒙兀兒第五代皇帝沙加罕(Shah Jahan)王對他的皇后的暱稱,意即「我宮殿中的蒙黛詩」。故此,當年把「瑪哈皇后」繹作「泰姬」,也許是個美麗的誤會。

沙加罕王與皇后瑪哈結縭十九年,育有十四名兒女。瑪哈在公元一六三一年,第十四次分娩時難產而死。

沙加罕王痛心至極,為了紀念瑪哈,便決定建造一座世上最豪華、美麗,而且可以永垂不朽的陵寢。在那一年開始,動用了印度、中亞細亞等地以千百計的工匠、建築師、設計師,花了二十二年,建成泰姬陵。

陵寑以「瑪哈之冠」(Taj Mahal)命名,也就是睹物思人、憶念瑪哈的意思。現在繹作泰姬陵,陵是對、姬則艷,但泰,卻是個美麗的誤會。

說到底,管它泰姬還是瑪姬,縱使風在颼,陽光被悄然地吹走,但當赤足於陵寑,踏着冰涼的大理石的片刻,仍感受到那股熾熱的愛在滲透。

然而,當這座偉大的陵墓完成後不久,沙加罕王的兒子便篡了位,還把沙加罕王幽禁在亞穆納河對岸的阿格拉堡(Agra Fort)。從此,沙加罕王便只能每天遙望愛妻的陵墓,落淚卻不能相隨,就這樣鬱鬱地度過餘生。

阿格拉堡原是軍事城堡,後來才改作皇宮,是沙加罕王的祖父阿克巴(Akbar)在一五六五至一五七三年間建造的半月形,以紅色砂岩建造的城堡,故又稱紅堡。城堡周圍,環繞着護城河和長約二千五百公尺、高約十公尺的城牆。

觀賞泰姬陵的最佳時間和地點,正是早晨時分的紅堡。懷着沙加罕王的心情,感受着這段世代傳頌、刻骨銘心的愛情。

據聞沙加罕王死後,他的兒子把他的靈柩放在皇后的棺木旁,但故意放歪點,使兩副棺木成為泰姬陵內唯一的不對稱。

陵寑前面的是波斯式蒙兀兒花園,中央的水道和噴泉,把花園格成四角形,再以兩行並排的樹木,把長方形水道劃為四等分。

但這設計,則是源於沙加罕的曾祖父胡瑪猶(Humayun)大帝的陵墓。

胡瑪猶陵在新德里,是純波斯設計,主建材是產自齋普爾的高密度純白大理石。胡瑪猶陵也獲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教科文組織的文件指出,胡瑪猶陵是蒙兀兒時代建築的標誌,也開創了花園式陵墓的先河;其主體建築的雙層式巨大圓頂,更是同類建築中的代表作。

胡瑪猶(公元一五三○至一五五六年)是蒙兀兒帝國的第二位大帝,陵寑是他波斯裔皇后芘甘(Haji Begum),在他死後為他興建的。陵的建築師希耶斯(Mirak Mirza Ghiyas),也是專程由波斯聘回來的,無怪乎最終建成了純波斯的陵園。

典型的蒙兀兒式清真寺或王陵,是以方形底部為基礎,上面圓頂,兩旁是對稱式尖塔;並大量運用細格子花紋或幾何圖形,牆壁上的繪飾,不是花葉圖案,便是可蘭經經文。建築物前面,都是對稱設計的花園,中央有水道和噴泉。

據知胡瑪猶並不是個偉大的國王,但有位如此深愛着他的妻子,卻足以賺取所有男士的羡與妒。

獲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根據《國際保護全球文化及自然遺產公約》,列作世界自然、文化遺產的,都是特別而有歷史價值的地方,人類應盡責去保護它們。公約的目標,是希望通過全人類、國家的合作,有效地保護這些地方。目前全球共有七百八十八個被列作世界自然、文化遺產的地方,包括六百一十一個文化、一百五十四個自然和二十三個兩者兼具的地方。

在新德里,另一個世界文化遺產是顧特卜高塔(Qutb Minar)和它所在的清真寺遺址。這清真寺遺址前身原是印度教廟群,公元一一九二年開始建寺,一一九八年完竣;其後於一二九六至一三一六年間擴建。

恍如一柱擎天的顧特卜高塔,則於一二○二年開始興建,經歷數代人才完成;之後數個世紀,曾多次敗壞和復修。

興建這座七十二點五公尺高、共有五層的塔,原是為了象徵穆斯林教徒的戰爭勝利,故又稱為凱旋塔,代表真神的全能力量。塔上有蜂巢狀的精美雕刻,並有畫成華麗圖案的可蘭經文,是當時印度最雄偉的建築。

然而,若從天空垂直觀看,塔的層層疊疊便構成象徵印度教的蓮花圖案。原因,至今仍是個謎。

清真寺遺址內另一撲朔迷離的東西,是那七公尺高的不生鏽的鐵柱。這根鐵柱不屬於這裡,更不屬於穆斯林,也與這紅沙岩建築群格格不入。至於它的「不鏽」之謎,也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但可以肯定的,是其純度極高。

有人稱它為「阿育王柱」,並認定是佛教的;但這又是另一個誤會。當地人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均只以「鐵柱」稱之。

教科文組織考證後確定,鐵柱屬於旃陀羅笈多二世(公元三七五至四一三年)治下的年代,而且是從別處移過來的印度教神器。

鐵柱頂部有一特殊的窩洞,是用以嵌入金翅鳥(Garuda)像的;而金翅鳥,則是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的毗濕奴(Vishnu)的坐騎。鐵柱還刻有六行梵文,清楚顯示其原先是豎立於毗濕奴神廟之外。

不論鐵柱從何處和因何而來到這裡,但當地人相信,假如你背靠鐵柱而雙手能往後繞過它,讓十指扣起來,那你的任何願望都能實現。

世事,往往充滿誤會和誤解;歷史,也許本來就是連串的誤會;而真相,可能永沒人知道!只有當下目前,才是最真、最實在的。今天,就讓明天來詮釋好了。


二○○五年三月二十五日
[前一篇] [下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