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羅萬象酆都行
                                             曾偉強

既是鬼城,又是名山;明明是供奉閻王的廟宇,卻稱為天子殿。數千年來,中國傳統對死亡和死後世界諸多忌諱,但對酆都鬼城,卻又是追思無極、無限神往。

說起來,是「豐都」還是「酆都」?其實,鬼城一直是「酆都」,史載最早於東漢和帝永元二年置縣,後改為酆都。但吊詭的是,這鬼城並非真如鬼域,反而為人民帶來豐足。一九五八年二月,前總理周恩來頂風雪、履長江,考察三峽後,便取其豐衣足食之意,遂改「酆都」為「豐都」。

酆都原縣城名山鎮,位於縣境中部、長江北岸,海拔一百六十米。故此,部分老縣城已被淹沒。二○○九年三峽工程二期完全蓄水後,再淹掉名山五分之一地方,幸而沒有淹至山上的奈何橋、羅漢堂、望鄉臺、天子殿等古迹,而名山亦成為了一個三面環水的半島。


話說這片土地,古為「巴子別都」,因蘇東坡題詩「平都天下古名山」而得「名山」之名。酆都名山是道家七十二洞天福地之一,名山古剎多達廿七座,素以「鬼國京都」、「陰曹地府」聞名於世,是中國傳說中人死後前往的地方,集儒釋道傳統文化於一身,被譽為「中國神曲之鄉」。

天子殿原名閻君殿,位於名山之巔,坐西向東。始建於西晉,稱乾竺殿,已有一千六百多年歷史。明代改名閻王殿,後為祝融所毀,現在的天子殿,是清康熙三年重修的,是鬼城的核心建築,也是名山上建築年代最久,面積、規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廟宇。

但為何稱為天子殿?《佛說十八泥犁經》卷一云:「人生見日少,不見日多,善惡之變,不相類,侮父母,犯天子,死入泥犁。」原來此天子非彼天子,天子殿中供奉的是「閻羅天子」,司掌大地獄,也就是中國人所說的閻羅王。泥犁(Niraya)是梵語,即地獄,其義為無有,謂喜樂之類一切皆無。不樂即是地獄,蘊含深邃哲思,亦是古往今來人性的悲哀,可謂語重心長,值得深思。

《法苑珠林》曰:「閻羅王者,昔為沙毘國王。常與維陀如生王戰,兵力不敵。因立誓願為地獄主,臣佐十八人,此十八人即主領十八地獄。」究其實,這閻羅王並非原生中國,而是舶來品,是來自印度的琰魔(
Yama)。因兄妹二人並王,兄治男事,妹理女事,故又名雙王,亦稱平等王,取平等治罪之義。

傳說前來天子殿報到的亡靈,須通過門前的考罪石,也就是要單腳站在石上,男左女右,抬頭挺胸,目視前方「神目如電­」匾,站上三秒,才算通過。否則,就會被小鬼押往十八層地獄。傳說歸於傳說,這考罪石,今天卻成為了耍弄八方遊客的玩意兒。

目下的天子殿,由牌坊、山門、殿堂三部分組成,坐落同一中軸線上。牌坊正面橫書「天子殿」,背面書「幽都」,是木石結構的三重檐坊,山門是重檐歇山式屋頂,充分顯示出建築物的重要性;兩邊的鐘鼓樓是四角攢尖頂,殿堂為磚木結構,硬山式屋頂,穿斗式梁架。天子殿採用傳統的飛簷斗拱,鏤空雕花,圓木承重,兩大椽加脊斗合而成。屋頂四傾斜面,形如廣傘。

過了考罪石,跨過特別高的門檻,迎面的便是黑白無常、鷹蛇二將。步進曜靈殿,抬頭是明末高僧硝山和尚的楹聯:「不涉階級須從這裏過行一步是一步,無分貴賤都向個中求悟此生非此生。」神目如電­匾下還有一副楹聯:「任爾蓋世奸雄到此就應喪膽,憑他騙天手段入門再難欺心。」說的一點不差,人世間最平等的東西,莫過於死亡,亦只有面對死亡,任爾機關算盡,亦再難欺心。

大殿兩旁是四大判官,即賞善司、罰惡司、查察司、崔判官。還有十大陰帥,即日遊、夜遊、黃蜂、豹尾、鳥嘴、魚鰓、無常、牛頭、馬面和鬼王。殿堂正中,便是閻羅天子坐像。天子頭戴金冠、秉笏披袍、鳳目圓睜、威武莊嚴。看他造型飽滿,感覺是很中國,一點也不像印度的舶來品。但身為閻王,又為何秉笏?究其實,其造型和這笏,與中國民間傳說不無關係。

閻羅王在中國民間很具威信,地位等同人王。在普羅百姓的心目中,閻羅王具有正直剛毅、鐵面無私的形象,擁有一顆公正之心。俗諺有云:「閻王判你三更死,絕不留人過五更。」然而,中國士人相信,閻羅王不是如玉皇大帝般恆居其位,而是如地上的天子般,新舊交替。清初小說家錢彩著的《說岳全傳》第七十三回,便有「新者既臨,舊者必生人世,去做王公大人矣」之句;亦有「愚生若得閻羅做,定剝奸臣萬劫皮」之語。然而,不無感慨的是,寄望陰間的閻王主持正義,賞善懲惡,在在反映出中國古代民間遍地不公,黎民有冤無路訴的現實淒涼。有識之士才有「愚生若得閻羅做」之嘆。

故此,中國民間流傳着的閻羅王也不只一人,計有隋朝的大將韓擒虎,宋代名臣包拯、范仲淹和寇准。觀乎四人在生之時,均位列將相,備受崇敬,深得民心,而且其形象亦與百姓心目中的閻王相若。無怪乎名山上的閻王像雙手秉笏。但嚴格說來,他們是閻羅王在人世間的轉生,死後又回到陰間「復位」而已。這點似乎是承傳了印度諸神的特質,例如印度教主神之一的毗濕奴(
Vishnu)便有無數個化身,其中最為重要的一個化身便是黑天(Krishna)。

有關四人的傳說,以韓擒虎和包拯最引人入勝。《隋書‧列傳十七‧韓擒虎傳》便有這段記述:「其鄰母見擒門下儀衞甚盛,有同王者,母異而問之。其中人曰:『我來迎王。』忽然不見。又有人疾篤,忽驚走至擒家曰:『我欲謁王。』左右問曰:『何王也?』答曰:『閻羅王。』擒子弟欲撻之,擒止之曰:『生為上柱國,死作閻羅王,斯亦足矣。』因寢疾,數日竟卒,時年五十五。」這應是中國史書記載最早在人間出現的「閻羅王」。

北宋龍圖閣大學士包拯的故事更是家喻戶曉。民間傳說包拯日為開封府尹,夜為陰司閻羅王。清咸豐年間評書藝人石玉昆口頭創作的評書《三俠五義》中,便有包拯扮閻羅王夜審郭槐的「狸貓換太子」的故事。《宋史‧卷三一六‧列傳第七十五‧包拯傳》則有這段記載:「人以包拯笑比黃河清,童稚婦女,亦知其名,呼曰『包待制』。京師為之語曰:『關節不到,有閻羅包老』。」由此觀之,包拯為閻王,虛構成分頗重,而所謂「閻羅包老」,則屬稱頌之謂也。

至於寇准和范仲淹為閻王之說,《說岳全傳》亦有提及,但相信是民間穿鑿附會居多。不過,百姓為兩人設廟置祠則有史為據。《宋史‧卷二八一‧列傳第四十‧寇准傳》云:「(寇准)既卒,衡州之命乃至,遂歸葬西京。道出荊南公安,縣人皆設祭哭於路,折竹植地,掛紙錢,逾月視之,枯竹盡生筍。眾因為立廟,歲時享之。」而《宋史‧卷三一四‧列傳第七十三‧范仲淹傳》則云:「(范仲淹)死之日,四方聞者,皆為歎息。為政尚忠厚,所至有恩,邠、慶二州之民與屬羌,皆畫像立生祠事之。及其卒也,羌酋數百人,哭之如父,齋三日而去。」可見范仲淹德澤萬民、恩潤四方。


酆都號稱陰曹地府,李白詩云:「下笑世上士,沉魂北酆都。」大意是笑眾生一生爭名奪利,死後一律沉淪鬼城酆都受審量刑。天子殿左右廊房設「東西地獄」,也就是民間傳說的十八層地獄,分別由典故和刑罰組成。正是「望鄉臺奈河橋善良積福容易過,尖刀山磨子推貪心造孽報怨誰」。所謂「生前作下千般孽,死後通來受罪名」。人死後都要往陰曹地府的原因,就是了結因果,審判一生善惡,酌量受刑,打落地獄,一切因果,報應不爽。如俗諺所言:「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不報,時辰未到。」

隔窗匆匆瞥過東西地獄,令人不寒而慄,慘不忍睹。兩地獄塑諸般酷刑,如磨推、挖心、火烙、刀山、車裂、碓舂、鋸解、油鍋、拔舌、轉輪等,還有些典故組像,如「活捉秦檜」、「目連救母」等,也許是希望人們透過這些故事,加以反省,慎言矩行。奇怪的是,這些教人見之嘔心、念之心寒的獄刑,雖令人愈看愈怕,卻又教人愈怕愈看!也許人真的是「不見棺材不掉眼淚」,縱使死亡是每天發生的尋常事,但總是別人的死亡。當人一天仍存在着,便不會真的念及死後如何!

不過,中國傳統是沒有所謂天堂地獄的。「地獄」一詞源自梵文,是從古印度婆羅門教吸收過來的。《觀佛三昧海經》論述了十八種小地獄,而《十八泥犁經》則載有十八層地獄詳細的描述。在佛教傳入中國後,道教亦沿用「地獄」這概念和意義。至於所謂的「層」數,原不是指高低層位,而是指受刑時限和刑法的不同。

根據《十八泥犁經》,每一地獄比前一地獄增苦二十倍,增壽一倍。其第一獄名為「光就居」,以人間三千七百五十年為一日,三十日為一月,十二月為一年,罪鬼須在此服刑一萬年,即人間一百三十五億年。第二獄「居虛倅略」刑期兩萬年,其後各獄之刑期,均以前一獄之刑期為基數遞增兩番,如此類推,直至十八層地獄「陳莫」。無怪乎民間俗語有「打落十八層地獄,永不超生」之說。

正是「離魂三日抵酆都,踏過黃泉不歸路;考罪石前猶望鄉,青煙無望越歸途。」天子殿外的望鄉臺,傳說是人死後最後遙望家鄉的地方,讓亡靈痛哭一場,才進入曜靈殿受審。明代羅懋登在《三寶太監西洋記》中提到:「凡人死……第三日,才到酆都鬼國。到了這裏之時,他心還不死。閻君原有個號令,都許他上到這個臺上,遙望家鄉。各人大哭一場,卻才死心塌地。這個臺叫做望鄉臺。」正是哀莫大於「心不死」!若人死真如燈滅,只餘青煙一縷,還談什麼死不死心?也許都如佛家所言,一切唯心造。而這個心,原是森羅萬象的根源。

出了鬼門關,便要返回陽間。現在關前由新刻的十六大鬼把守。這十六大鬼與其說是鬼,不如說是人的十六大劣根惡習更貼切。計有羅剎鬼、夜叉鬼、倀鬼、欲色鬼、劈山鬼、駐海鬼、疾行鬼、食氣鬼、食肉鬼、倒懸鬼、淘氣鬼、酒鬼、餓死鬼、食蔓鬼、財鬼和閻羅執杖鬼。這組石刻形象鮮明、神態生動,充分體現懲惡揚善和報應不爽的因果,揉合了中西藝術文化。其中食蔓鬼和羅鬼的造型便極富西方色彩,宛如維納斯東來。

羅剎鬼據說是地獄第一惡鬼,古印度語為「羅剎婆」,意即「暴惡」、「可畏」,佛經典籍多有記載,專門迷惑善男信女陷入血流遍地、身首異處的災難深淵。這尊石像半身裸露、美艷妖嬈,透出一股誘人的妖氣,滲出兇殘的本質。記得《水滸傳》中有母夜叉孫二娘一角,原來夜叉真的那麼猙獰可怖。鬼門關前的這尊夜叉鬼造像,身材高大,手持鈦叉,頭懸火焰,食人肉,喝人血,充分展示其囂張氣焰,十分恐怖。

可能食蔓鬼是眾鬼之中唯一吃素的鬼,她造型素雅,髮長及腰,正在為一頭小鹿哺乳,非但不猙獰,而且一臉含羞。導遊跟我們說,那食蔓鬼因生前太愛美,曾盜用裝飾佛像的「華蔓」來為自己打扮,故死後被罰只能吃墳前的蔓草鮮花。「華蔓」是指用鮮花編織成串的裝飾物。

《萬空歌》云:「金也空,銀也空,死後何曾在手中。妻也空,子也空,黃泉路上不相逢。」但如今,這條黃泉路卻是摩肩接踵,遊人如鯽。黃泉原指地下的泉水,後被引用為陰曹地府的別名,而黃泉路也就成為了通往陰曹地府的必經之路。弔詭的是,從陰間返回陽間,同樣必須走完這條黃泉路。黃泉路旁原有十三道古碑,由於經年的風霜雨侵,字迹不清,現多為補刻。沿路不僅風景秀朗,若時間充裕,也可飽覽這十三道古碑,緬懷昔日丰采,細味歷代文藝神韻。

走完黃泉路,再過奈何橋,便算是真正返回陽間。奈何橋位於名山山腰,始建於明朝永樂年間。短短的奈何橋,與其說是貫通陰陽兩界,不如說是一座溝通歷史與現實、宣示生存與死亡的橋樑。「奈何」一詞同樣源自梵文,意即「地獄」。傳說亡靈進入鬼城時,必須從中間的奈何橋過去,但還陽之時,則必須走兩旁的金橋或銀橋。左邊為金橋,右邊為銀橋,走金橋的人可以升官發財,而過銀橋的人可得健康平安。我和妻子選了銀橋走,畢竟只有健康才是真正屬己的財富,平安才是真正的幸福。


二○一○年六月
[前一篇] [下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