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鷹守護的聖土
                                             曾偉強

踏足這片飛鷹守護的大地,伸手及天的聖土,才認識到真正的藍天碧水;而這裡奇妙和教人迷思的是,蒼涼大漠與皚皚雪峰,在同一片天空下,和諧共處,遙相呼應。


在這諸佛的國度,感受到無限的寬大包容。也許,在西藏的字典中,沒有「水火不容」這一條。這股稀薄的高原空氣,是多麼的寧謐、聖潔。在這片天地,人類猶如螞蟻般渺小。

今天的旅者,均已無緣觀看西藏的天葬,而水葬亦已隨時代的洪流而逝,基本上也已成為歷史。

二○○七年十月廿三日,從拉薩前往日喀則途中穿越的那片荒漠,予人戈壁的感覺。在那裡,孤獨的天葬台拔地而起,與遠方的雪峰遙遙相對,一派蒼涼而寂寞,群鷹則在天空盤旋。

翌日回拉薩途中,在曲水大橋附近的水葬台默想了片刻。水葬台的「風馬」臨雅魯藏布江,眺遠方連綿雪嶺,小小的地方,送過多少人到雅江?

從前,水葬大都是那些經濟地位低下的人才使用,如乞丐、鰥寡孤兒等。不知是否因為西藏近年也已富起來,這種葬法現已基本上沒有人使用了。

在西藏,死亡不是遙不可及的東西,而是生命的部分。人死了,並不是簡單的消失於人世,而是要以別的形態出現。這一期的生命也只不過是無盡輪迴中的一轉。

故此,人生於世便得預備死亡必然到來的一刻。藏人的一生,也不是步向死亡那麼簡單,活着便是修行,也在體驗和感受死亡。死亡來臨的一刻,也就是靈魂從肉身解脫出來的一刻,但也隨即開展新的旅程。

弔詭的是,西藏原始宗教的靈魂說與佛家的「空」,在這裡可以完全兼容,充分體現地域特式。

天葬,亦稱作鳥葬,也許最能反映藏人的生死觀。這種獨特的葬禮,充分反映藏傳佛教的輪迴轉生和藏民靈魂不滅等核心思想。

相對於一副臭皮囊,藏人更為關心的是靈魂的去向。既已魂離軀殼,屍身也就如同糞土。藏人便以「捨身飼虎」的精神,把沒有生命的軀體餵飼被視為神聖的老鷹。

有這麼一個說法,如果鷹吃完整個屍體,說明死者在世時從善積德,能進入天堂;假如鷹群沒有吃完,或壓根兒不啄,則說明死者在世時作惡多端,必下地獄。

藏人視鷹為神物,也是因為他們認為,鷹是帶領亡者進入天堂的使者,也是西藏高原的守護者。

在下是極為木納的人,不愛說話,真的可以是「非其人終日不言」。然而,不說話又有何不可?今天,人們總是濫用了嘴巴,忘記了耳朵和眼睛的存在,甚至忘記了別人也有耳朵,也有眼睛。

在這片飛鷹守護的大地,神山無言、聖湖不語,在真正的藍天下,在片片偶然經過的浮雲下,呼息寧謐的空氣,細聽神聖的靜默。在這裡,除了耳朵,也得用心感受。

然而,這片聖土,卻迴盪着無盡的浪聲,是無處不在的祝禱,是隨處可見的「風馬」在嘶叫,還有漫山遍地的「瑪尼堆」在呢喃。

漢語稱之為「風馬」的經幡,舉目皆是、舞動不止;而大大小小的瑪尼堆,也是漫山遍地、隨處可見。

西藏,堪稱真正的佛土,天地縱不語,卻瀰漫着虔敬的呢喃。藏民將「六字真言」印在經幡上,高懸於屋頂、山頭、河岸等任何迎風之處,使之飄揚不息,象徵掛幡者日夜誦念。

藏人經常念誦的「六字真言」,是既簡單又意義深長的經文,被視為雪域佛法的善根。「六字真言」藏語稱「瑪尼」,其發音依次是「唵嘛呢叭咪吽」(aummanibeimeihum)。

密宗認為,「六字真言」是秘密蓮花部的根本真言,只要日積月累,反復念誦,便能積聚無量功德,利樂今生造福來世。

瑪尼堆是指刻上經文的石塊砌成的石堆,呈金字塔型,常置於路口或被視為神聖的地方。藏民築起瑪尼堆,代表他們的祝禱;而在堆上投石塊,便視為一次祈福,也等於唸了一遍經文。

縱使原始的圖騰崇拜,大都源自對大自然的畏懾;然而,宗教信仰,總該基於一點敬意,而非出於脅逼,亦非為了交易。正如佛陀說的「我們是自己的主人」,明天如何、身後如何,端視今天的作為。

藏人都是信眾,雪域聖迹處處。在拉薩,朝聖者舉目皆是,這當然也包括十方的遊客旅者。

佛教在西藏經歷了傳入、發展、衰退、復興的過程。由松贊干布到赤祖德贊的二百餘年,傳統上被稱為藏傳佛教「前弘期」;而自朗達瑪禁佛到十世紀後半期佛教復興,到十一世紀中葉發展成四大教派,被視為「後弘期」。

卅三世贊普松贊干布當年迎娶唐朝文成公主和尼泊爾赤尊公主,兩位公主不約而同為西藏帶來了釋迦牟尼孩提時代的等身像,而佛教也從此正式傳入西藏。弔詭的是,松贊干布引入佛教,但最終也因宗教之爭而導致吐蕃王朝瓦解。

傳統上,藏人供佛分為供拜佛像、念誦經文、磕頭轉經及奉獻供品等形式。有趣的是,藏人除了奉獻實物供品,也可以純粹用意念奉上供品,稱為意念供品。

轉經輪和意念供品,真是偉大發明。其實,唸經祝禱、奉獻布施,又何須別人聽到、鳴鑼敲道?

那天參觀了西藏博物館後,不知怎的,頓時生起買一個轉經輪的念頭,也後悔沒有在館內購買。有些時候,一轉念間,真的可以是千差萬錯,回不了頭。當下便跑到大昭寺廣場附近,專門售賣「藏品」的店舖,經店員介紹,才曉得經輪內都藏着真言,而每轉一遍經輪,便等於唸了一遍經。

離開這片神鷹守護的雪域聖土,沒帶走什麼,只有神山聖湖的無聲祝禱。


二○○七年十二月
[前一篇] [下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