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山上的大海
                                             曾偉強

西藏有個古老的預言如是說:「當鐵鳥在空中飛翔,鐵馬在大地奔馳之時,西藏人將像螞蟻一樣,流散世界各地,佛法也將傳入紅人的國度」。


紅人的國度指的是什麼,在下不知道,但在一九五九年,十四世達賴喇嘛和十多萬藏人離開家園,流亡印度,從那時開始,藏人便正式踏出了雪域高原;同時,古老的西藏文化和藏傳佛教,在西方社會傳播開來,而西藏民族、西藏文明及西藏問題,也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

歷史沒有對與不對,都是連串的前因和後果,也許還有一些不幸與人禍。西藏在歷史上是否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言人人殊,但可以肯定的是,歷史上確曾出現過曾令薛仁貴慘遭滑鐵盧,與大唐分庭抗禮的吐蕃王國。

今天守在大昭寺門前的唐蕃會盟碑,正是當年吐蕃獨立而強盛的佐證。碑文中有「今蕃漢兩國,所受見管本界,界以東悉為大唐國境,已西盡是大蕃境土,彼此不為寇、不舉兵、不相侵……」。然而,再輝煌的盛世、再強大的帝國、再勇猛的戰士,俱已成為歷史。

弔詭的是,吐蕃卅三世贊普松贊干布引入佛教,讓佛教在西藏得以開花結果,但佛教和西藏原始宗教苯教的爭鬥,卻最終導致吐蕃王朝瓦解,而西藏也再次陷入長達數百年的紛亂時期。

到了十七世紀,五世達賴喇嘛在一場關乎教與族、生與死的政治鬥爭中,成為了最後的勝利者,並確立了格魯派集軍政教大權於一身的「甘丹頗章」政權。

五世達賴執政前,是哲蚌寺和色拉寺的「赤巴」,他遷入布達拉宮後,委派「堪布」代他管理兩寺。自此,歷代的達賴喇嘛均身兼兩寺的寺主,今天亦如是。

自第二世以來,歷代達賴喇嘛均以「嘉措」為名,「嘉措」即「大海」之意。五世達賴名為羅桑嘉措,意思是「善慧海」,一六八二年在布達拉宮圓寂,享年六十六歲。在西藏,達賴喇嘛被視為觀音菩薩的化身。

達賴喇嘛的尊號,始自三世達賴索南嘉措。一五七八年,受明朝冊封為順義王的蒙古部族首領阿勒坦汗,尊索南嘉措為「聖識一切瓦齊爾達喇達賴喇嘛」。蒙古語「達賴」是「海洋」的意思,「喇嘛」則是藏語「上師」的稱謂,也含「智慧」之意;「達賴喇嘛」比況「智慧比海深」。此後,格魯派追認根敦朱巴和根敦嘉措為第一世和第二世達賴喇嘛。

滿清入關後,順治帝在一六五三年冊封五世達賴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領天下釋教普瓦赤喇怛喇達賴喇嘛」,從此,達賴喇嘛的尊號,正式得到中原政府的確認,並由中央政府冊封。

一七九三年,乾隆皇帝頒布《欽定藏內善後章程二十九條》,設立「金瓶掣簽」制度,明確規定「大皇帝為求黃教得到興隆,特賜金瓶,今後遇到尋認靈童時,邀集四大護法,將靈童的名字及出生年月,用滿、漢、藏三種文字寫於簽牌上,放進瓶內,選派真正有學問的活佛,祈禱七日,然後由各呼圖克圖和駐藏大臣在大昭寺釋迦像前正式拈定」。歷史行進至此,確定達賴和班禪的轉世靈童,便以國家法律的形式進行和確立下來。

然而,歷史畢竟是沒有必然性,而且最愛開玩笑的。當今十四世達賴丹增嘉措,獲得當時的中央政府,即中華民國政府「免予掣簽」,特準確立為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有趣的是,睿智而幽默的十四世達賴喇嘛,不僅打破了「金瓶掣簽」制度,還暗示他的轉世可以出現在西藏以外的地方,亦不一定是藏人。

他一九九九年接受美國《新聞周刊》訪問時如是說:「我的轉世,即十五世達賴將不會在西藏,而且不一定是藏人,可以是印度人、歐洲人、非洲人,甚至是女人,形體都不重要。」

最近,十四世達賴更公開表示,繼承他而成為西藏領袖的人,應由全體境內外的西藏人,以公投形式決定。這下可說是徹底打破了甘丹頗章政權的承傳,但又沒有否定活佛轉世的信仰。

二○○七年十月廿一日下午,從布達拉宮下來後,到「風轉咖啡館」喫下午茶。「風轉」開業不久,是家非常年青的咖啡館,故尚無緣躋身零七年版的《孤獨地球》(Lonely Planet)。店主「阿剛」也同樣年青,年約三十,是香港人。

翌日早上,訪哲蚌寺不遇。當天從酒店附近乘計程車往哲蚌寺,甫下車,便有「便衣人員」上前以英語說「是否遊客?」,並表示寺需要復修,暫時封閉。事後從回程的計程車司機口中得知,色拉寺也同樣需要復修,暫不對外開放。

外電報道,十月十七日,即達賴喇嘛獲頒美國國會金質勳章會那天,當地藏人,見面便互道「扎西德勒」,而一身裝束,亦恍如慶典。哲蚌寺僧人潑白色粉漿慶祝,引發與武警衝突事件,隨即封寺。

年逾古稀的十四世達賴,是至今歷代達賴中,最長壽的一位;既然他仍在世,在布達拉宮當然找不到他的靈塔,問題是,紅宮最終會不會存放他的靈塔?

說實在的,今天的布達拉宮,除了是西藏必遊的景點,也是歷代達賴喇嘛的靈寢,其中以五世達賴的靈塔最為富麗堂皇、金碧輝煌。也許,西藏從來不是想像中的那種窮鄉僻壤,而歷代西藏的執政者,也不是省油的燈。

觀乎吐蕃王朝到甘丹頗章政權,真正掌握實權的,大多不是贊普或達賴,而是攝政大臣。歷代贊普多是兒皇帝,如松贊干布十三歲繼位,赤松德贊十三歲為王,赤祖德贊登基時更是年僅九歲。

到了甘丹頗章政權時代,由於轉世靈童獲得確認時,一般不過是五、六歲,只是滿口乳齒的孩子。可想而知,軍政大權,都落入第司(執政官)的手中。

事實上,自五世以來,多位達賴均早逝,如九世隆朵嘉措十一歲夭逝、十世楚臣嘉措廿二歲暴卒、十一世克主嘉措十八歲猝死、十二世成烈嘉措也只生存了十九年。

他們的靈塔均存放在布達拉宮,雖不及五世的瑰麗豪華,但都是金雕玉砌,所用的黃金珠寶不計其數。除了仍然住世的十四世,另一位沒有靈塔的達賴,是在五世和七世之間,大名鼎鼎的六世達賴倉央嘉措。

倉央嘉措與別不同,一生漫浪傳奇,而關於他生死去留的傳說,卻足以徹底否定轉世靈童的傳統信念。聞說中共政府也已確定了六世離開西藏以後的行蹤,至六十四歲才圓寂。這與西藏「官方」記載的廿四歲往生有很大分歧。

也許,這正是歷史的無奈,真相永遠是個謎,而隨着時代巨輪的行進,歷史真的可以有新的發現;只是,撫今追昔,多少君王領袖,縱是藍天之下、億萬人之上,卻往往成為了現實政治鬥爭的工具和犧牲品。

矗立紅山之上的,不僅是氣勢雄偉、人皆仰望的宮殿,也是智慧的大海。


二○○八年一月
[前一篇] [下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