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才雄棄宗弄贊
                                             曾偉強

每個國度,也有其輝煌的歷史;而每個民族,亦有其迷人的傳說。西藏,當然也曾有過光輝的歲月,流傳着不朽的傳奇。西藏的盛世,源於一個名字,棄宗弄贊。


《新唐書‧吐蕃上》記載,「吐蕃本西羌屬,蓋百有五十種,散處河、湟、江、岷間,有發羌、唐旄等,然未始與中國通……其俗謂強雄曰贊,丈夫曰普,故號君長曰贊普,贊普妻曰末蒙。」而對棄宗弄贊則有這樣的描述:「……棄宗弄贊,亦名棄蘇農,亦號弗夜氏;其為人慷慨才雄……西域諸國共臣之。」

《新唐書》稱為棄宗弄贊的卅三世贊普,在西藏歷史中稱為松贊干布;他十三歲即位,在位二十年間,打造了可與大唐匹敵的吐蕃盛世。

傳說中,這位神人般的人物,勇武超群、能力非凡,登基後迅即敉平內亂,建都邏些,即今天的拉薩。

歷史上,拉薩與大昭寺有着不可分離的關係,而「拉薩」這名字,最早見於公元八○六年藏王赤德松贊所立的《噶瓊寺碑》,碑文中有「神聖贊普先祖松贊之世,始行圓覺正法,建拉薩大昭寺」。可見拉薩這名稱,應已出現了最少一千二百年。

在這以前,今天的拉薩河被稱為「吉曲」,而現在拉薩的所在地,則稱為「吉雪沃塘」,意即「吉曲河下游的肥沃壩子」。

史料記載,在公元前一百二十七年,西藏高原雅魯藏布江流域的雅隆國,十二位苯教領袖奉聶赤贊布為王,也就是第一位藏王。數百年後,聶赤贊布的後代統一了整個西藏,因此,西藏人視聶赤贊布封王的那一年為西藏王統元年。

在聶赤贊布以前,根據西藏史書記載,西藏經歷了瑪松九兄弟統治時期,以及二十五小國、四十小邦、十二小國「喜爭鬥殺戳,不計善惡」的紛亂時期。

公元七世紀初,雅隆部落首領,卅二世藏王朗日松贊成為整個吉曲河流域的霸主。朗日松贊的兒子,便是後來在歷史上赫赫有名、吐蕃王朝的締造者松贊干布。

松贊干布生於公元六一七年,十三歲登上王位,在位二十年,三十三歲便英年早逝。

傳說松贊干布的頭上生有一個阿彌陀佛,因此,他又被稱為「雙頭王」;也可能是這個緣故,他一生與佛有緣,並被尊為西藏三大法王之一;其他兩位法王是赤松德贊和赤祖德贊。

西藏,畢竟是充滿神話的神秘國度,而有關松贊干布的傳說,更是多不勝數,而且浪漫迷人。

傳說他甫出生便能開口說話,並且對他的父母說「我可為一切生靈之主,將高興地坐在贊普寶座上。」後來朗日松贊被毒殺,時年十三歲的松贊干布繼位,當上了第三十三世贊普。

至於定都拉薩,相傳是松贊干布征戰期間,路過吉雪沃塘,那時正值盛夏,當下風和日麗,周遭群山環抱,河水淥淥,地勢遼闊壯麗,深深的吸引着這位少年國君。

但更為重要的是,他看準了拉薩北通青海、南靠山南、西接象雄、東連多康,位處雪域中樞,是高原的咽喉要路。故此,決定遷都吉雪沃塘。

他遷都後,便着手興建紅山上的宮殿,也就是布達拉宮的前身;也有一說指松贊干布興建布達拉宮,是為了迎娶文成公主。不管哪一說正確,定都後興建宮殿,亦合符常理,而這座以岩石構築而成的堡壘,矗立紅山之巔,環伺整個拉薩,不僅氣勢雄壯,也是極為重要的軍事碉堡。

這座堡壘式的宮殿,當時共修築了九百九十九間宮室,加上法王洞,合共一千間,可惜現在僅存法王洞和超凡佛殿兩處。

二○○七年十月廿一日下午,漫遊布達拉宮時,眼前的法王洞,只是個小小的幽暗洞窟,據說是當年松贊干布的修行室。洞的中央是松贊干布像,左邊是赤尊公主、文成公主和藏妃蒙薩赤嘉抱着王子貢日貢贊的塑像,松贊干布像的右邊是王子、祿東贊、佛陀、宗喀巴、彌勒佛等塑像。

松贊干布形象鮮明,容貌俊俏,蓄八字鬍。不知古龍筆下,四條眉毛的陸小鳳,是否以這位法王為藍本而塑造出來的。

教人難以想像的是,這副倜儻不群的模樣,與傳說中勇武無敵的霸王形象,似乎不大脗合。不過,他的雄才大略及遠見卓識,主要仍表現於他意識到在四方諸鄰中,最值得學習的是大唐。

今天仍樹立於大昭寺前的唐蕃會盟碑,有這樣的記述:「南方門隅天竺,西方大食,北方突厥、涅麥,均畏服(吐蕃),爭相朝貢,俯首聽命……東方有漢國,地極大海,日出之處,其國君與南面泥婆羅(尼泊爾)等國不同,教善德深。」

這在在說明了吐蕃王朝對唐朝特別敬重,故此,松贊干布和其後的數代藏王,均與大唐建立親密關係;其中以文成公主進藏和金城公主入蕃,最為人津津樂道,影響也至為深遠。

松贊干布時期,正值唐太宗貞觀之治,他主動與唐朝往來,大力汲取中原漢族的生產技術和文化;並且一再向唐太宗求親,最終在公元六四一年,即貞觀十五年迎娶文成公主入藏,松贊干布還率兵親迎公主於柏海,即今天的青海扎陵湖、鄂陵湖一帶。

其實,松贊干布早於貞觀八年,即公元六三四年,便向大唐提親,當時他才十七歲。當時遭到唐太宗拒絕後,松贊干布發兵攻吐谷渾等地,即今天甘肅、青海一帶,直逼唐境。他其後派出另一位神話般的人物祿東贊再次入唐求婚,祿東贊最終不辱使命,憑過人的智慧,一一通過了唐太宗的「六難婚使」,令松贊干布成功迎娶文成公主入藏。

這段婚姻,漢藏史上均傳為美談,但畢竟是政治聯親。縱使不至於如當年兵臨城下,昭君出塞那般淒然,但仍是一段基於政治和軍事考慮的婚姻。

雖然棄宗弄贊堪稱超凡入聖的人物,但公主能真的得到幸福嗎?木宰羊!甚至有外史說文成公主與祿東贊互生情愫,觸怒了松贊干布,被置於拉薩城外多年,因此,公主和贊普只在一起生活了三年。

然而,即使以公元六四一年起計算,至松贊干布去世的六五○年,兩人最多也不過共同生活了九個寒暑。松贊干布死後,文成公主在西藏的一切,可能是歷史長河中,又一宗懸案。

今天香火鼎盛的大昭寺,仍供奉着文成公主帶到西藏的釋迦牟尼十二歲等身像,但有多少人為她而駐足?大昭寺前的唐柳依然茂盛,而在大昭寺外「磕等身長頭」的人潮無間起伏,但又有多少人為她而祝禱?今天的布達拉宮,也已成為了歷代達賴的宮殿和靈寢,又有多少人會憑弔這位獨在異域的漢女、紅宮的女主人?

事實是,松贊干布迎娶文成公主時,雖年僅廿四歲,但已有了三位來自其他部族的藏妃,以及大名鼎鼎的尼泊爾妻子赤尊公主。然而,弔詭的是,松贊干布心中的最愛,不是他身邊的五位末蒙,而是他的殺父仇人之女,與他青梅竹馬的央嘎。

話說當年央嘎的父親尚爾毒殺朗日松贊後,吐蕃境內一片混亂、烽煙四起,松贊干布即位為吐蕃第三十三世贊普後,迅即平定內亂,還統一了整個西藏。為了鞏固政權,他制訂法制、官制、兵制和創造文字。在祿東贊的支持下,不但派人到長安學藝,還向大唐提親。

央嘎得知贊普欲迎取文成公主,本已傷心至極,但當尚爾派人行刺松贊干布,央嘎仍捨身護駕,刺客反被松贊干布所殺。然而,當央嘎得知松贊干布計劃冊封文成公主為后,在絕望之餘,企圖跳崖自盡,但松贊干布不顧一切將她救回。央嘎養傷期間,再一次被松贊干布無微不至的關愛所感動,而且終於理解到贊普振興吐蕃的雄心。

可是,畢竟央嘎的父親是毒殺先王的元兇,當央嘎得知真相後,在悲憤交集之下,決定大義滅親。然而,尚爾得知文成公主將要進藏,便派人前往截殺。央嘎為了保護公主,被刺客所殺,松贊干布哀傷欲絕。他便在沉痛無奈、悲泗淋漓的心情下,與文成公主成婚。

棄宗弄贊到底是個大情人,還是花心漢子;五個妻子是政治交易,還是千帆過盡?問世間,情是何物,也許,心中所愛,真的比自身的生命更重。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恩仇卻是糾纏不清,心中最愛不能相親,意中人只能他生再聚,成為了這位慷慨才雄的人傑,千古的遺憾。


二○○七年十二月
[前一篇] [下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