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人唏噓的巴特農
                                             曾偉強

執筆之時,傳來雅典的學生示威,演變成暴動的消息。吊詭的是,這次示威,是一九七三年學生運動對抗軍政府的周年紀念,原是充滿嘉年華味道的。是世事出奇的相似,還是歷史真的不住重演?

對於這個只有「一面之緣」的城市,感覺卻又是那麼熟悉;縱使無論是現代化的馬路,還是古樸的建築,均已找不到諸神的蹤跡。

記得廿多年前第一次親眼看到希臘國旗飄揚時,實在不知道那便是希臘的國旗,但當別人提示說「是那充滿神話的國度」時,便立即想起來了。

說實在的,滿天的星宿、奧林匹克諸神的故事、木馬屠城的哀歌、大力神海克力斯的歷險、阿奇里斯之踵、窩囊的宙斯、善妬的希拉,還有傳說中的阿特蘭提斯;不論是東還是西,是今還是古,早已深入人心,教人神往

也許,希臘本來就是充滿和不斷創造神話的國度。奧納西斯,一個浪漫的顯赫名字,正是現代版的希臘神話。

人家說,這位希臘船王創業經歷是個傳奇,也是典型冒險家的路程。然而,與他足以敵國的財富相比,他與美國前總統甘迺迪遺孀積奎琳‧甘迺迪的一段婚史,更加為人津津樂道。

這真的是應了俗語所說的「怎樣的人便有怎樣的際遇」,不平凡的人物,自然要經歷不平凡的人生。雖然他們兩人均早已辭世,但他們的名字,將如奧林匹克諸神般,傳誦下去。

感覺上,希臘人很愛國,因為不少平民的家,也懸掛起國旗。在雅典那天,除了是在下逗留了半天之外,應不會是個什麼特別的日子罷!

這次來到雅典,只是匆匆的一個上午,除了阿克羅波利斯山(Acropolis)上的巴特農神廟(Parthenon),就只是在旅遊車上隔窗觀止。

雅典三面環山(Mt ParnithaMt PendeliMt Hymettos),一面臨海;距愛琴海僅約八公里;市內也有超過八座山,是希臘首都,也是希臘最大的城市,但人口卻不及香港的一半,約三百萬人。

然而,雅典仍然是那麼典雅,即使被車道包圍著的拜倫像,也不過是另一尊人像而已;而隔著上鎖大閘觀看的奧林匹克運動場,更加不是味兒。

無怪乎同行一名來自美國的老人家,寧願留在旅遊車上,對這曾經舉行首屆現代奧運會的運動場不屑一顧。但毋庸置疑的是,希臘對歐洲及世界文化均產生過重大影響,自古便有「西方文明的搖籃」之美譽。

導遊的英語很動聽,抑揚頓挫、鏗鏘有序。雖然她已一把年紀,但仍中氣十足;而臉上縱橫交錯的「火車軌」,細看之下,也很有「希臘味」。

她說,雅典是以智慧女神雅典娜的名字命名的歷史古城。相傳古希臘時,雅典娜和海神波賽冬爭奪雅典的保護神地位,在阿克羅波利斯山僵持不下;主神宙斯決定,誰能送給這個城市最好的禮物,城便歸誰。

波賽冬持三叉戟在地上一擊,鑿出一口井,井水即如泉湧,可惜的是,波賽冬畢竟是海神,湧出來的都是海水;而更遭的是,隨著海水湧上地面的,是一匹象徵戰爭的馬。於是,人們便很快地從歡呼轉為哀愁。

那邊廂,雅典娜則送給人類一株象徵和平的橄欖樹。由於人們渴望和平,結果,雅典娜便成為了雅典的保護神,這座城也因而得名。後來,人類便視雅典為「酷愛和平之城」。

導遊還特別指向伊列克泰安(Erechtheion)神殿前的一株樹,說那便是雅典娜送給人類的橄欖樹。位於巴特農神廟北邊的伊列克泰安神殿,據說便是當時雅典娜和波賽冬僵持不下之處,建於公元前約四百年。

殿內供奉著雅典娜女神,西面有兩個門廊,較大的面北,而較小的則向著巴特農神廟,也是著名的「女神之門廊」(Porch of the Maidens),以六個女神雕像支撐屋頂;加上其愛奧尼柱(Ionic)式設計,使這座建築物充滿陰柔的味道。

雖然巴特農神廟一點也不像廟,但卻是古希臘雅典衛城中最大的神廟,也是世界上最具歷史價值和最著名的古建築之一。據說初時雅典衛城沒有巴特農神廟,現存的神廟是在公元前四四七年動工興建的,花了十一年建成,取代被波斯人毀掉的神廟。

導遊說,當時古希臘各城邦同心協力擊退入侵的波斯人,結束了「希臘的黑暗時代」,但由於戰爭剛結束,百廢待興;於是,便大興土木,興建巴特農神廟,解決就業的問題。

當神廟竣工之時,國家也恢復元氣,經濟重踏繁榮的軌道,希臘也進入全盛時期。無怪乎有人認為,巴特農神廟壓根兒不是廟,而是純粹炫耀國力而已。

神廟分成兩大部分,即正殿及後室,均沒有窗子。正殿末端正中位置,原是由象牙與黃金製成的巨型雅典娜立像,其上並有桅桿,象徵她是航海者的保護神,但立像現已不復存在。


後室稱為巴特農,神廟即以此為名。巴特農在希臘文的意思,正是「處女之所」。

雖然雅典被譽為酷愛和平之城,但依然免不了戰火的一再洗禮。一六八七年,威尼斯軍入侵,神廟受到嚴重破壞,後來希臘政府便耗巨資修復。

可是,不知是天意還是人禍,當時的復修工程,為神廟帶來更大的災難,不僅部分結構未能回復原貌,而且當時採用的混凝土和鋼筋,不久便出現腐蝕現象。直至一九七五年,希臘政府在歐盟的財政和技術支援下,重新重建巴特農神廟,希望能令神廟回復一六八七年以前的面貌。這次復修的石材,均採自原來的礦坑,並以鈦代替鋼筋,以防腐蝕。

工程仍然繼續,故此,目下所見的巴特農神廟,僅是一片頹圮,教人唏噓不已。然而,復修工程何時竣工,卻是個開放式問題,沒有標準答案。

據導遊的介紹,神廟成長方形,據說是按照黃金比設計的,長約六十九點五米、寬約三十點九米,坐西向正東;由四十六根多立克柱(Doric)環繞,長邊每邊十七根、短邊每邊八根。

柱高十點四米、直徑約一點九米,但為了要讓人們從遠方遙望神廟時,能看到筆直的柱子,故此,柱子底部的直徑較大,上部較小,配合視覺上的平衡和比例要求。

希臘多立克柱也稱為男性柱,其特點是粗大雄壯,沒有柱礎,柱身有二十條凹槽,柱頭沒有裝飾,相當樸素、莊重。

相反,巴特農神廟北面的伊列克泰安神殿,則採用了被稱為女性柱的愛奧尼柱設計。愛奧尼柱的特點是纖細秀麗,柱身有廿四條凹槽,柱頭有一對向下的渦卷裝飾。

今天,雅典是希臘的鐵路和航空樞紐,也是世界上最早擁有地鐵的城市之一早在一九二五年便地鐵通車;而自第一次世界大戰以還,雅典也一直是希臘的經濟和貿易中心。

她擁有希臘的重要港口比雷埃夫斯(Piraeus,又稱Pireo)港。「比雷埃夫斯」的意思,正是「通達四方之地」。從港口前往雅典,不足一小時車程。

我們乘坐的「和諧號」郵輪,便停泊在比雷埃夫斯港。走在比雷埃夫斯的街頭,不難發現它是個港口,因為路上的街燈,均設計成帆船形狀,別具特色。

比雷埃夫斯位於薩羅尼科斯灣畔,是阿提卡大區比雷埃夫斯州的首府,自古已是雅典面向海洋的咽喉,現在也是地中海沿岸重要的商業港口。或許,也因此而成就了希臘船王奧納西斯的現代神話

「和諧號」十月廿六日早上約六時三十分抵達比雷埃夫斯,並靠泊碼頭;同日傍晚五時卅分便離開,啟程前往科孚。


二○○六年十一月十八日
[前一篇] [下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