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身絲柏林  釋放內心
                                             曾偉強

據說,絲柏(cypress)提煉出來的精油,可散發出輕柔的木質清氛和怡人的琥珀香氣,令人心靈清澈而振奮。無怪乎剛踏足科孚的土壤,便有股莫名的興奮和舒暢;不知同行者感受如何?

科孚(Corfu)島是愛奧尼亞海中的一個島嶼,希臘語稱為克基拉(Kerkira)島,面積約五百九十平方公里,卻遍植高聳的絲柏,全島共逾四百萬株。

絲柏,學名Cupressus Sempervirens,屬植物圓柱狀的常綠針葉樹,樹形高大,可達廿五至四十五公尺高。它的拉丁種名是Sempervirens,意即「長生不老」。

源產於地中海的絲柏,是古老的知名藥用植物,能產生極為芳香的精油,據說能清除腦中的雜念,釋放內心。

來自大自然的木香,自然能在紛擾的都市生活中,安撫心靈。也許,這正是在下所需,紓解時常煩躁、易怒、鬱悶的心情。

既然是希臘的島嶼,科孚當然也離不了神話和傳說。它的名字,便與海神和河神有莫大關係。

傳說中,海神波賽冬愛上了河神阿索普斯的女兒KorkyraCorkira),並拐騙了她前往一個無名的小島,就在兩人成婚的那天,波賽冬賜給這個島新娘子的名字。這個島便是今天的科孚。後來他們給兒子起名Phaiax,而島上的原住民,便統稱為Phaiakes,後來轉化為拉丁文而成為Phaeacians

神話歸神話,但不難想像,科孚與水有緣,既是四面環海的島嶼,而且島內水源豐富,土地肥沃;單是島上的四百多萬棵絲柏,便可想而知。但除了絲柏,島上的橄欖樹和柑橘也很多,橄欖油、橙酒均很有名。當然,科孚最主要的收入來源,仍是旅遊業。

今天,科孚卻與另一位神人阿奇里斯結下不解緣,而這份緣,卻是源於一位被譽為當代最美麗的女子。

不論是眼前的畫像還是石像,茜茜(Sisi)公主都是那麼雍容、那麼美麗。莫非真的是美人自古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所見的畫、像,都是年青時的茜茜公主造型,氣質高雅、明艷照人。

雖是旁支,但總算是生於皇族;縱身處宮廷,卻熱愛自由;雖被譽為當代最美麗的女子,但偏偏命途多舛;她才藝非凡,卻鬱鬱以終;雖受到人民愛戴,最後卻遇刺身亡。

茜茜公主本名伊莉莎白‧亞美莉‧歐根妮(Elisabeth Amalie Eugenie),茜茜是她親友對她的暱稱。她一八三七年十二月廿五日生於慕尼黑,是巴伐利亞女公爵,後來成為奧地利皇后兼匈牙利女王;一八九八年九月十日在瑞士日內瓦被刺身亡。

她十七歲便下嫁奧地利皇帝弗蘭茨‧約瑟夫一世,但她難以接受嚴格的宮廷規矩,因此,在宮中孤立非常。她喜歡騎馬、讀書、寫詩和藝術,但這些才藝,卻惹來維也納宮廷的不悅。

婚後她很快誕下三個孩子,但均被剝奪了子女的撫養權,而她與弗蘭茨‧約瑟夫的關係也開始轉劣,加上遺傳下來的精神病惡化。不久,她便離開奧地利作長期漫無目的的旅行。

一八九○年,當時已五十三歲的茜茜公主,在科孚島興建行宮,取名阿奇里斯宮(Achilleion Palace),宮內收藏了不少與阿奇里斯相關的藝術品,包括畫和像。伊莉莎白與傳說中的阿奇里斯同樣倔強,也很崇拜阿奇里斯;而她與阿奇里斯的母親,也遭遇相似的命運:喪子之痛。

阿奇里斯宮最教人讚嘆的,要算那身穿盔甲,右手持茅、左手擎盾的阿奇里斯銅像。他一身偉岸的體態和肌理,近乎完美;看他威風凜凜,朝向北方,雄伺整個城市;不僅是宮殿的守護者,也似是在守護著科孚。

然而,花園內名為「垂死的阿奇里斯」(Achilleas Thniskon)的石像,卻又予人另一番感受。

他匍匐地上,仰望長空,恍如向天上諸神又或是他的母親求援。這個阿奇里斯,已非戰場上所向無敵的勇士,而是踵上中了箭的垂死之人。遊人觀之,不無感慨。

導遊說,傳說中,阿奇里斯是海洋女神忒提斯(Thetis)的兒子。忒提斯擁有不死之身,所以也希望自己的孩子不死;故此,在阿奇里斯出生後,忒提斯便捏著他的腳踝浸泡在冥河中,使他全身刀槍不入,卻獨餘腳踝,即忒提斯握著的地方,也成為了他的死穴。西諺「阿奇里斯之踵」(Achilles heel)即源於此。

當導遊告訴我們那幅描述阿奇里斯在特洛依戰役中如何英勇的巨型油畫,就在花園旁的一間房內時,眾人也不禁圍著上了鎖的門,隔著玻璃觀賞一番。

巨型油畫呈現的阿奇里斯,正駕馭戰車、衝鋒陷陣,並同時拖著赫托(Hector)的屍體,耀武揚威、何等威風;那所向披靡的戰神,與剛才所見,以最後一口氣在求援卻又是那般無助的弱者,成了強烈對比,怎不教人唏噓!

傳說中,也正因為這種虐屍的暴行,觸怒了希臘諸神,最後在太陽神阿波羅的指引下,赫托的弟弟、懦弱窩囊的帕里斯(Paris),得以用箭射中阿奇里斯的腳踝。不禁問,這是否為我們行事做人,帶來了一點啟示?

回頭再看這御花園,一如導遊所言,種滿了四時植物,還有茉莉,實在是滿園芬芳,十分舒暢。站在這花園,可以憑欄遠眺橫亙在愛奧尼亞海前方,幾乎被絲柏完全覆蓋著的山巒;而行宮內外,同樣遍植絲柏,整座宮殿猶如置身於高大的絲柏森林中,怎不教人心曠神怡,寵辱皆忘?

行宮是典型的希臘建築,樸素古雅,而內裡的裝飾也沒有絲毫奢華的感覺。導遊說,這裡不少傢具,也是茜茜公主時代留存至今的。這又不禁令人忽發思古之幽情。

阿奇里斯宮的命運,多少有點像茜茜公主般曲折。行宮輾轉在一九○七年售給德國皇帝威廉二世,其後被希臘政府接收;近年曾經改作賭場,還經營了好一段時間,一九八一年上影的《鐵金剛勇破海龍幫》(For Your Eyes Only),便曾在這裡取景。

命運坎坷的又豈只茜茜公主和她的行宮,科孚島本身所經歷的,也同樣曲折。

由於科孚處於希臘和意大利之間,地理上成為貿易要賽,故在歷史上一直是各國族覬覦的地方。

科孚經歷過羅馬、意大利、土耳其、法國的控制,也曾多次宣布獨立;一八六四年正式歸入希臘版圖。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一度成為塞爾維亞人的避難所,而在二次大戰時期,先後被意大利和德國佔領;一九四四年重新回歸希臘。

距離碼頭僅約廿分鐘腳程的老城區,本身便是最有特色的旅遊景點;其建築物和街道,便恍若無言的獨白。內裡彎彎曲曲、高低起伏的狹街小巷,密如蛛網,但不易迷路,街上也不難遇到希臘正教和羅馬天主教教士。

導遊帶我們越過公園,前往類似赤柱正街的購物區,簡單介紹了方向後,便自由活動了。

雖然是針對遊客的購物區,但沒有「市儈」的感覺,短短的購物街兩邊,全是售賣特產和紀念品的店舖,在下試飲了一口橙酒,味道不錯,很甜,但沒有酒味。邊走邊看之際,不經意來到了一家超市,進內參觀良久,還購買了不少手信,其中的糖餞柑橘味道頗佳,相當可口。

「和諧號」是在十月廿七日下午約一時抵達科孚的,當晚八時便再次啟航,故此,逗留的時間實在不多。離開港口,不久便再次穿過Kerkiras Strait,前往克羅地亞的杜布羅夫尼克。

現在的克羅地亞是從前南斯拉夫獨立出來的,而科孚與南斯拉夫卻原來也有頗深的淵源。


二○○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前一篇] [下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