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羅地亞尚未撫平傷疤
                                             曾偉強

卅來歲的導遊小姐憶記起當年的情景時,臉上猶有餘悸似的說「除了饑餓,便只有恐慌」。人口本來已不多的克羅地亞,在與塞爾維亞的戰鬥中,幾乎每兩戶人家,便有一戶有人命傷亡。那場戰爭,由一九九一年起,一直持續至一九九五年。


身裁苗條,樣子清秀的妮歌拉詩,是我們在杜布羅夫尼克(Dubrovnik)的導遊。她是土生土長的杜城人,經歷過克羅地亞的悲情、民族的傷痛,但她毫不猶豫地說:「我們正在重建杜城、重建克羅地亞、重建我們的國家,而且要建得比從前更美麗。我們以我們的國家為榮。」

這種積極的態度、愛國的熱情和無窮的鬥志,交織成無盡的生命力;相信也只有從硝煙頹垣中站起來的,才能領會;但已教在下動容,肅然起敬。

多個世紀以來,克羅地亞飽歷天災和戰亂,也許,她的傷疤至今尚未撫平。當年導彈造成的洞孔猶在,只是已成為遊客觀賞的對象。

克羅地亞正大力發展旅遊。事實是,這個東歐國家充滿中古風味,也擁有自然的湖光山色;而位於東南末端達爾馬提亞(Dalmatia)海岸半島的杜布羅夫尼克,擁有天然良港,氣候怡人,已成為克國的旅遊重鎮。

這個建於七世紀的古城,面積約九百八十平方公里,最初是希臘殖民地,後來逐漸繁盛,還建有城堡,一度成為獨立的共和國,是巴爾幹半島的重要文化貿易中心。

可是,一六六七年一場大地震,幾乎催毀了整座古城,重建時為了保持外觀美麗,所有房子的屋頂都採用同一材料,以人手興建,形成了眼底一片紅磚瓦頂的景象。

十九世紀初,古城被拿破崙佔領,從此失去獨立主權。一九一七年,塞爾維亞政府和南斯拉夫委員會發表《科孚宣言》,宣示了南斯拉夫各族人民建立統一國家的共同原則。翌年十二月一日,在貝爾格萊德正式宣布成立「塞爾維亞人、克羅地亞人和斯洛文尼亞人王國」,史稱第一南斯拉夫。

及後於一九二九年,「塞爾維亞人、克羅地亞人和斯洛文尼亞人王國」正式改稱南斯拉夫王國,這是「南斯拉夫」首次在歷史舞臺上以國家的身份出現。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隨着鐵托的勝利,一九四五年十一月廿九日正式成立南斯拉夫聯邦人民共和國,是為第二南斯拉夫。

在鐵托時期,雖然各族人民,包括塞爾維亞人、克羅地亞人、黑山人、斯洛文尼亞人,政治上均取得了空前的榮耀和尊重;然而,政治信念、經濟發展、宗教、風俗及文化傳統上的歧異,在在凸顯聯邦制下共和國成員的深層次矛盾。

當時國際間有句順口溜如是說:「一個鐵托、兩文三語、四大宗教、五種族裔、六個聯邦,與七國為鄰」。正是鐵托時代南斯拉夫的寫照。

然而,一如鐵托所料,在他死後不久,南斯拉夫便爆發內戰。自九十年代初以還,克羅地亞、斯洛文尼亞、馬其頓和波黑各共和國相繼宣布脫離聯邦而獨立;南斯拉夫終於在一九九二年正式解體。

原南斯拉夫僅存的塞爾維亞和黑山兩個共和國,於同年宣布成立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即第三南斯拉夫或小南斯拉夫。時至今天,黑山也已脫離小南斯拉夫。

不禁問,天下真的是合久必分,分久了又必再復合麼?古往今來,中外東西,似乎都離不了某些規律!是人性使然,還是歷史的必然?但毋庸置疑的是,不論多繁華的盛世、多強大的力量,也有衰敗末落的時候;而野心和戰爭,可以催毀一切。

杜布羅夫尼克古城素有「亞得里亞海明珠」和「城市博物館」之稱,一九七九年獲聯合國列入世界文化遺產,而眼前所見的古城堡,也確實活像一間歷史博物館。

杜城依山臨海,風景優美,而這座建於八至十六世紀的古城堡(City Walls),三面臨海,是重要的軍事要塞;也是歐洲最標緻、最完整的古城之一。城牆由花崗岩建成,高二十五公呎,長約一千九百四十公呎。

船在上午八時靠岸,我們隨即出發前往古城堡參觀。進城時,太陽才慢慢攀上城牆,而在下等則隨妮歌拉詩信步沿城內的普拉卡大道(Placa)而行,目下所見,兩旁不乏民居,但也已名店林立,滿是食肆和咖啡店。

城內保存着十四世紀的噴水池、教堂、修道院、鐘塔、官邸等,這些古建築各有特色,有羅馬、哥德、文藝復興時期和巴羅克;這些迴異的風格,似乎在訴說古城不同時期的故事。

環抱着整座古城的城牆,縱使曾是固若金湯,也可能是地中海最漂亮的防禦工事,但今天也淪為到此一遊的景點,欲登城牆盡覽古城風光,每人須付七十歐羅。

登上城牆的入口有二,一是東面的鐘塔,一是西面塞威爾教堂旁的Pile Gate城門。

雖然沒有登上城牆,但仍繞着走了半圈,偶然發現一戶人家在窗外掠滿衣服雜物,包括一大袋麵包;而更趣緻的是,窗旁有兩個窟窿,大小相若,原來是野鴿的居所。與野鴿同屋而鄰居,也不失樂事。

座落Pile Gate旁小廣場中央的大歐諾弗利歐噴水池(Big Onofrio's Fountain),據說建於一四三八年,用作供水;水池現仍存留着精美的浮雕,而環繞着水池的十六個造型古老的人面雕塑,便從口中不住的傾注可供飲用的清水。

據導遊的介紹,城內的聖方濟修道院(Franciscan Monastery)是世界上第三古老的藥房,而修道院圖書館則收藏着大量古董書籍,據說內藏超過一千二百本極具歷史價值的手抄本。塞克戰爭留下的傷痕,在修道院的牆上清晰可見。

「和諧號」十月廿八日早上八時靠泊碼頭,下午二時卅分便要離開;匆匆的一個上午,就在看得見的刺目陽光中,閒步古城,雖無暇發思古之幽情,但仍感到一丁點歷史的無奈。


二○○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前一篇] [下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