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黎世的免費早餐
                                             曾偉強

這次希臘多島海之行,學會了一個字:
Zürich。蘇黎世這個名字當然並不陌生,卻原來一直也未能正確掌握它的發音。

也許是在下孤陋寡聞,多年來一直不曉得Zürich應讀作[zoor-ik],德語為[tsy-rikh],而不是[zu-rich];而更糟的是,當凱瑟琳一再強調地讀作[zoor-ik]時,在下仍未敢認同。可見偏執、誤解和不作深入研究的誖誤!

二○○六年十月二十九日晚上約八時,登上往蘇黎世的航機,由於不是坐在窗舷的座位,看不到被夜幕覆蓋起來的威尼斯,實在可惜。此刻,懷着頗沉重的心情,和空空的肚子,而腦袋則如盛滿熱湯,煙氣娜娜。

話說我們計劃的行程,是從威尼斯乘瑞士國際航空的班機往蘇黎世,在蘇黎世逗留一晚,翌日晚上再乘瑞航從蘇黎世返回香港。機票是在香港經旅行社預訂的,是電子機票,一切也已確認。

然而,在威尼斯機場辦理登機手續時,德國漢莎航空的電腦,只能顯示從威尼斯往蘇黎世那一程的電子機票,卻無法顯示從蘇黎世往香港的機票。

漢莎的職員很盡職,也很細心和穩妥,要不然,便閉上眼讓我們登機去了,還管它蘇黎世至香港的機票?畢竟,我們的最終目的地是香港,故此,程序上也須「出示」機票,但問題是,我們的電子機票,似乎只存在於瑞士國際航空的電腦內

事實是,不論她如何努力尋求確認或顯示機票的方法,還連番致電德國總公司和瑞士尋求協助,但最終仍不得要領,由於時間已耽誤了不少,故在上級允許之下,只好先讓我們登機往蘇黎世,在蘇黎世再尋求瑞航的協助。

就是這樣,在威尼斯機場平白耗掉約四十分鐘,晚餐也泡了湯;只是呆立漢莎航空的櫃檯前,盯着那位年青貌美的女職員,不住的撥電話,一張原先雪白的粉臉,逐漸染紅;而在下則五內如焚,七竅冒煙。

瑞士國際航空隸屬德國漢莎航空集團,同是星空聯盟的成員。可是,威尼斯機場的漢莎航空職員說,類似情況已一再發生,相信問題在於瑞士和威尼斯的電腦不能完全兼容。也許,電子這玩意終究不大可靠,還是實實在在、看得到、抓得着的,才最為踏實穩妥

星空聯盟其實是航空公司之間的策略聯盟,一九九七年由美國的聯合航空、德國漢莎航空、當時的加拿大楓葉航空(現易名為加拿大航空)、北歐航空與泰國國際航空聯合組成藉着各成員的網絡,串連而成覆蓋環球的航空網路,從而擴大各成員在本地及全球所能提供的服務。

截至二○○六年,星空聯盟的成員已增至廿一家航空公司,其中十八家是正式成員,三家屬地區成員據悉,兩家中國的國際航空公司將在二○○七加入星空

從威尼斯往蘇黎世的航程約個多小時,因此,不要說晚餐,就是小吃也欠奉,只有一片瑞士巧克力。

翌日,又是個明媚的清晨,有點風;而重甸甸的眼窩,卻載不下滿溢的陽光。離開酒店,沿利馬特河(Limmat)溯流南下,朝蘇黎世湖方向,迎向晨光

利馬特河從蘇黎世湖北端起始,流經蘇黎世市中心,再向西北方流入阿勒河,途中還經過DietikonWettingenBaden等市鎮。

十九世紀初,蘇黎世湖的兩條支流,連特河(Linth)和馬克河(Maag)完成河道治理工程後,合併而成為現在的利馬特河。一如瑞士境內的其他河流那樣,利馬特河雖僅長約三十五公里,但也用作水力發電,並已建成了十多座水力發電站。

便步河邊,不經意已來到了格羅斯大教堂(Grossmunster),大教堂獨特的雙塔式建築,壯麗而典雅,也是蘇黎世的地標。據悉,大教堂始建於十一、十二世紀期間,其後再擴建;既擁有羅馬建築風格的走廊和雕刻,也有著名的彩畫玻璃,還藏有凱撒大帝的畫像。

根據古老的傳說,查理大帝(Charlemagne)發現了為蘇黎世殉難的兩位烈士FelixRegula的墓穴,之後便在發現墓穴的地方建起這教堂。

查理大帝(公元七四二至八一四年)也譯作查理曼大帝,是法蘭克國王,被譽為中世紀歐洲最偉大的君主。他在位四十餘年,南征北討五十三次,除了英倫三島,差不多征服了整個歐洲,建立帝國,武功之高,相當於重建羅馬帝國。他在公元八百年自立為「羅馬皇帝」,因此,史稱「查理大帝」。

也有一說是查理大帝在公元八百年到羅馬為教皇利奧三世解紛後,在羅馬的聖彼得教堂參加彌撒,教皇突然為他戴上王冠,因此而成為「羅馬人的皇帝」。

至於另一譯名「查理曼大帝」,其實是把「Charlemagne」音譯過來,但意思則不對。「Charlemagne」是法語,而拉丁語是「Carolus Magnus」,英語則是「Charle the Great」。故此,仍是譯作「查理大帝」較為恰當。

查理大帝除了武功顯赫,文治也有相當成就。他強化政府組織,設立宮廷和教會學校,着令修道士傳抄古拉丁文作品,並大力推動文學與藝術,大大提高了法蘭克人文化藝術的水平。

在河的對岸,與大教堂遙相呼應的兩個地標,聖母教堂(Fraumunster)和蘇黎世的聖彼得教堂(St. Peter),均是舊城區代表建築,保留着濃郁的中世紀風情。

聖母教堂在公元八五三年由德國路易士國王下令建造,當時隸屬於教堂的女修道院,由德國南部上流社會的女子佔據,她們在十三世紀以前,一直由德國國王與蘇黎世共同供養。一直到宗教改革以後,教堂與女修道院的所有權才歸蘇黎世市所擁有。

可惜的是,當我們來到大教堂和聖母教堂時,大門均鎖上,無緣進內參觀,但其壯麗雄偉的外貌,高聳獨特的建築,卻已教在下讚嘆不已。據聞,聖母教堂內還有蘇黎世最大的管風琴,而它的彩繪琉璃,也令人拍案叫絕。

相對而言,聖彼得教堂便顯得樸素多了。它擁有巴羅克式的中殿,和羅馬時代晚期的塔樓。坐在教堂內,感覺是多麼的和諧安樂,就是呼息也恐怕破壞了那寧靜祥和的氣氛。

教堂的鐘塔,據說從前是用作監視火警的,也因此而曾經住人;一旦發生火警,看火人便持旗指向發生火災的方向。鐘塔的這份工作,直至一九一一年才停止。

蘇黎世的第一位市長Rudolf Brun,一三六○年葬於教堂的唱詩班席位底下;由於他在一三四五年規劃完成教堂稅金制度,並訂下規範契約,因此,教堂外牆還有他的銘紀和紀念碑。

聖彼得教堂是蘇黎世最古老的教堂,其歷史可追溯至公元前九百年。它還擁有歐洲最大的時鐘,鐘面直徑八點七米、時針長三米、分針四米。

畢竟,瑞士的時計舉世無雙,而整個蘇黎世,恍惚就如精密的時計般運行着,不疾不徐。縱然河的兩岸均滿布露天咖啡店,但客人們便一如時鐘的時針,上午在西岸,下午則在聚集在河的東岸。

離開聖彼得教堂,不一會便進入班霍夫大道(Bahnhofstrasse),這條號稱瑞士最大的購物大道,又是另一番景象,直如從中古回到現在。

班霍夫大道正名是車站大街,始建於公元前十五年。大街位於中央火車站前,長約一點四公里,街上名店林立,只需睜開眼睛,經典名牌、時尚精品,便不住的排闥而上,搶進眼簾。這大街,還有歐洲最美麗購物大道的美譽。

除了名表、皮具、精品、時裝、瓷器、珠寶……,當然還少不了瑞士鼎鼎有名的巧克力。正當我們準備離開,前往車站的當兒,發見了一家巧克力專門店。店員推薦了一些頗有特色的巧克力,價錢卻毫不昂貴,這可能是蘇黎世最佳的手信。

我們買了三種不同顏色的巧克力,黑、白和粉紅色的草莓巧克力。原來該店每月推出一種特色巧克力,而那草莓正是剛推出的十一月特色。

那位店員,一望而知並非歐洲人士,她很久以前曾到香港一次,而教她印象最深的,是在旋轉餐廳遠眺維港兩岸。然而,今天的中環,能清楚看見尖沙咀鐘樓的日子也不多!

歷史記載,在羅馬帝國時期,蘇黎世是通過水路向帝國運送貨物的主要收稅點,後來成為羅馬帝國的領地,一二一八年成為自由城,一三五一年加入瑞士聯邦,成為瑞士聯邦的第五個州,其後曾因為與其他州發生土地糾紛,引發戰爭,一度被瑞士聯邦開除,到了一四五○年,才重新納入聯邦。

今天,蘇黎世號稱瑞士最大的城市,主要的金融商業中心,然而,人口也不過三十多萬人,面積約一千七百多平方公里;縱是「小地方」,卻擁有「大城市」的一切特徵,包括歷史與現代、傳統和摩登並存,自然之美和都會魅力共融;故有「小小大城市」(The Little Big City)之稱。

沒了根,再高大雄健的樹,也要倒下來。也許,真正的大城市、大都會,都離不開自身的歷史承傳。今天是從昨天蛻變出來的,沒有過去,便沒有現在,沒有歷史,便沒有將來忘卻記憶的人,沒有靈魂;遺棄歷史的城市,也只不過是鋼筋水泥堆疊而成的模型,空洞的形體,沒有靈魂。

蘇黎世的交通非常便利,巴士、有軌電車、火車、渡輪,可謂四通八達。然而,遊覽蘇黎世的最佳方式,仍是散步。既可盡享這裡的休閒,也可飽覽湖畔景致。

說實在的,蘇黎世湖與利馬特河一帶,一片綠意盎然,是蘇黎世人最愛的休閒處;而舊城區內的聖母教堂和大教堂,在河的兩岸遙相呼應,再加上聖彼得教堂,不獨是蘇黎世的地標,也在散發着濃郁的中世紀氣息。

據聞這裡也曾是列寧和愛因斯坦等名人們流連的地方。可惜的是,這天來不及在露天咖啡座上喝一杯咖啡。雖然只是下午四時許,剛剛坐在湖邊與天鵝們一起晉午餐的影像猶在,但已見斜輝;而長長的身影,似是在催促歸人,要趕上回家的飛機。

從中央車站往機場車站約十來分鐘,在下告訴票務員六時需到達機場車站,他便為我們選好最適當的班次。列車相當舒適,然而,車門並非自動開關的,我們站在門前呆立了一會,才由車務員為我們按紐開門,要不然,恐怕真的下不了車。卻原來,車門的開關按紐就在伸手之處。

在機場車站吃過晚餐,領回行李後,便辦理登機手續,由於這回是由瑞士國際航空的電腦辦理,因此,我們的電子機票完全沒有問題。電子這玩兒,也真會欺人。

在蘇黎世的一天,悠然舒暢,印象難忘,最捨不得的是蘇黎世湖的天鵝;而帶回香港的,除了三色巧克力,還有一個謎。

話說當天早上起得晚,便搖電話叫早餐,着服務員送上房間來。誰知那位清秀的服務員放下一盤豐富的早餐後,笑容可掬地說早餐是免費的。

在下當時還猜想必定是聽錯了,但結賬時發現那份早餐真的並沒有計算在內;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我們預訂房間的價錢,絕不包括早餐。

至於為何早餐變成免費,至今仍是個謎。唯一的可能是,酒店違反了服務承諾!對方在電話上承諾,二十分鐘之內把早餐送到房間,結果是那位清秀可人的服務員在約四十分鐘後才按我們的門鈴。

由衷的尊重一個簡單的承諾,教平凡的人和事,變得不平凡。當一個簡單的承諾,可以信守一生;這點心,也足以管用一生。

回說那份早餐,也的確豐富可口,足有兩人份量,而在下最欣賞的,還是那杯紅茶。這份早餐,恍惚不是給在下吃的,而是「享用」!

瑞士堪稱當世消費最高的國度之一,但也是歷久不衰的首選旅遊目的地之一。物質和金錢,當然不足以衡量一切,更不能用以衡量感情。雖然在蘇黎世只是匆匆一天,但也已感受到瑞士之成為瑞士,也確有她的

這城市獨有之優,也許正是源自其獨有的土地孕育出來的深厚的根,而根又緊緊的抓住泥土。蘇黎世如實地、忠誠地面對歷史,也能信守簡單的承諾;教這城市變得富有,不獨是物質,而且是心中的富有。


二○○六年十二月
[前一篇] [下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