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江之夜
                                             曾偉強

那一個夜,用過晚飯而時候尚早,在酒店稍事休息後,便與玉琴往外走。但這次並不是漫無目的地閒逛,而是往江濱方向走去。由於來時已注意到酒店就在昌江旁,所以既不怕晚,亦不管疲累,信步昌江,欣賞這個夜的溫柔。

景德鎮不愧是瓷器之都,甫踏進地界,瓷便排闥而來。這裏的街燈燈柱全是被燒上各式畫圖的瓷所包裹着的,極有特色,亦為這個地方添上獨有的人文精神。景德鎮產瓷名聞中外,歷史久遠,但始自何時則眾說紛紜。一般認為景德鎮的瓷業始於東漢時期,而根據《江西通志》,景德鎮的制瓷業則是從南北朝的陳朝開始聞名天下的。

導遊跟我們說,景德鎮是第一個以皇帝年號命名的地方。「景德」是宋真宗的年號,名字也是宋真宗御賜的。宋代是景德鎮制瓷的黃金時期,而這個時期的亮點是影青瓷。影青瓷又名青白瓷,其釉色青白,釉面明淨,胎質白晢,溫潤如玉,所以有「假玉器」之稱。二○○七年廣東海域打撈出水的宋代沉船「南海一號」,便載有景德鎮的青白瓷器,說明在宋代的時候,景德鎮的瓷器已經行銷海外。

景德鎮處於江西省鄱陽湖流域,昌江是景德的重要河流,把鎮劃分為東西兩區,也是古代景德鎮物流運輸的重要渠道。昌江發源於安徽南部山區,大致呈東北往西南的走向穿過景德鎮城區,全長約二百二十公里,在鄱陽縣注入鄱陽湖。在一九五九年昌江大橋建成以前,鎮上只有浮橋連貫兩岸。一旦昌江洪水汜濫,浮橋不能通行,昌江東西兩岸交通便要中斷。

說到洪水,去年(二○一○年)的特大澇災記憶猶新。當時昌江鄱陽縣境內全線超越警戒線兩米以上。而整個江西省共有卅三個縣市一百二十多萬人受災,數以萬計的人民被迫緊急轉移。而受到長江上游洪氾和鄱陽湖水位上升雙重影響,鄱陽湖水位全線超越警戒線,昌江亦未能幸免。

然而,眼下的江面卻溫順得可以。大自然真是千變萬化,無法觸摸。人類自詡萬物之靈,其實亦不過是自欺而欺不了人的謊言而已。畢竟剛剛立夏,天氣仍不致太熱,加上江上習習涼風,不少人在兩岸乘涼休憩,加多兩個閒人當然不會嫌多,不過為江濱留下兩雙外來的足印而已,也令這個晚上平添趣味。

我們入住的酒店座落於景德鎮繁華的商業街珠山中路,毗鄰珠山大橋。橋的此岸是沿江東路,對岸則是沿江西路。珠山大橋與昌江大橋和江南名閣龍珠閣遙相呼應。說起龍珠閣,又是一段辛酸。

龍珠閣位於景德鎮珠山舊址。唐時稱聚珠亭,宋朝改作中立亭,明代易名朝天閣,到了清代再改為文昌閣。明清兩朝均在此設立御窑,專造皇宮用瓷。故此,這裏留下了明清兩代大量珍貴文物,龍珠閣也因而成為了景德鎮瓷器的象徵。然而,這裏燒的瓷並非必定可以進宮,仍得經過籂選,若一旦落選,亦不得流傳民間,必須擊毀,埋於地下。現在龍珠閣展出的珍品,便全是出土的落選作品的殘件。所謂皇家御用,其命運亦可以很淒涼。這不禁令人想起從前的宮女妃嬪,其最終命運大都離不了入土一途。

樂趣不一定需要到處搜尋,更不一定需要購買。這裏的人都顯得那麼安然閒適,不論男女老少,情侶家小,還是做運動的市民,都各行其是地享受着昌江的夜。也許時候尚早,行人不算太多,但前者呼後者應,熱鬧而不致喧囂,語浪亦不覺吵耳。不少三三兩兩坐在岸邊納涼的,可能在傾談心事,也有帶着孩子的,邊走邊唱着兒歌。其中不少明顯是附近的居民,因為他們身穿睡衣。這亦是中國大陸的一大特色,也只有今天的大陸,居民才會穿着睡衣往街上走。

珠山大橋的橋頭還有人賣唱,引來不少途人圍觀欣賞。表演者的歌藝亦有一定水平,起初我們還以為有人在播光碟。馬路旁邊被燈泡照得五光十色的涼亭也有人在即興演奏,縱使與橋頭的歌聲互不相干,卻又相互呼應,和諧悅耳。音樂的符號在江上來回飄揚。

我們步出酒店的時候,天色已全黑,但此時對岸的燈影倒掛在江上,閃亮的珠山大橋與耀目的昌江大橋盡收眼底,江上還在發放煙火,七彩的畫圖實在美妙。這時亦忍不住要啟動照相機,雖然沒有三腳架,但在橋頭找到了一處可以安放照相機的位置,運用自拍功能,仍拍下了數幀如油畫般艷麗的相片。玉琴和我均喜出望外,這個可以算是意外的收獲罷!

拍完照片,便朝昌江大橋的方向走,由於距離太遠,我們是不能走過去的,只能從遙遠的這方眺望一下而已。漫步江濱,可以選擇在沿江東路上走,但我們選擇了下面的步道。步道亦分兩級,加上沿江東路,也就是共有三級。馬路旁當然是最多行人,也有較多的照明,而中間那一級行人較少,也許是因為照明不足罷!最低的一級也是最接近昌江的一級,行人亦較中間那級多。

在珠江大橋和昌江大橋中間,有一條浮橋貫通兩岸,我們從珠山大橋望過去的時候,還不肯定那燈火通明橫貫江心的地方是什麼東西,當我們愈走愈近,便察覺到它原來是一條浮橋,直至走到浮橋的面前,才發覺橋上比江濱更熱鬧,行人熙來攘往,亦有不少人在垂釣。

我們在浮橋前駐足良久,亦同樣運用自拍功能,拍了數幀照片,然後便原路返回。此刻伴着我們散步的,除了行人和燈影,還有晝伏夜出的蝙蝠、草叢的蟲鳴和天上的彎月,以及久違了的群星。我仰天定睛看了一會,找到了北斗七星的位置,心中突然湧起一股莫名的親切和說不出的喜悅。旅遊不是只看景點,一習涼風,一點星光,加上一種心情,足以令一段旅程留下難忘的印記。


二○一一年五月十五日
[前一篇] [下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