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棉花堡
                                             曾偉強

棉花堡的美景,真是聞名不如見面。二○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午飯過後,花了兩個多小時的車程,從古薩達斯前往期待已久的棉花堡。下車時已見斜暉,冬陽在微寒的風中依樣燦爛。

當旅遊巴士駛近棉花堡之際,我們已被雪山似的景象吸引着,那影像排闥而來,直如夢幻一般。從車窗外望,近山頂的崖邊有不少遊人在徉徜。導遊說那裏便是我們的目的地,將是我們踏溫泉的地方。

他還提我們可以先行更換拖鞋,以免踏過溫泉以後雙腳濕漉漉的不方便穿回鞋襪。但我和玉琴都沒有帶備拖鞋,而是帶了方巾,用作抹乾雙腳之用。事實是,當我們走到山上,才發現只有香港來客才會穿拖鞋。因為按照西方人的習慣,拖鞋只會在家中室內穿着,不會穿着它跑到戶外的,這是基本的禮儀。

棉花堡(Pamukkale)有個美麗的譯音叫「巴穆卡麗」,它位於土耳其西南代尼茲利省境內,活像一座雪白的城堡,因而得名。「Pamuk」就是土耳其語「棉花」的意思,而「kale」就是堡壘。

在走進如梯田似的溫泉之先,導遊簡單地介紹了在山頂的希拉波利斯(Hierapolis)古城,古城內留有古羅馬時期的神廟和浴場。古城正在進行復修工程,但無論如何,亦無法彌償失去的歲月,更無法回復昔日的光輝。

棉花堡堪稱世界自然奇觀,世界上只有少數地方擁有類似的天然美景,包括美國黃石國家公園的猛獁溫泉(Mammoth)。棉花堡和希拉波利斯古城在一九八八共同被列為世界遺產。

然而,在列作世界遺產之前,棉花堡已經歷了數十年的人為破壞,當年也曾在景區內興建酒店,酒店大量地引溫泉的水填滿游泳池。尤甚者是在棉花堡上建了機場跑道。當時遊客們還可以穿鞋直接在岩石上行走,在溫泉裏浸浴。這一切幾乎摧毀了棉花堡。

終於,土耳其政府醒悟過來,施加了保護措施,盡力恢復棉花堡的本來面貌。酒店被飭令清拆,如今酒店的「遺址」變成另一景點。遊客不能再在溫泉浸浴,而是只可以濯足而已。可是,乾涸了的泉水已無復往日神采,往日藍色流淌的梯田已一去不復返。

棉花堡地貌的形成,源於含鈣的溫泉水在流動的過程中冷卻沉積下來的石灰岩層。區內共有十七座熱溫泉,有些溫度高達攝氏一百度。溫泉水是在春天由石灰岩層頂端三百多公尺處以及沉積約六十公尺深處湧出。經過時間的洗煉,碳酸鈣慢慢沉積而變成堅硬的石灰岩層。

這正是大自然巧奪天工的奇妙安排,也是大自然送給人類的瑰寶。只是人類不懂得珍惜而已。在石灰岩層旁的崖邊游走之際,在欣賞這個堪稱鬼斧神工的雕塑之餘,不禁為人類的罪孽深感慚愧。

由於是冬季時間,晝短夜長,四時許已近暮色。那個黃昏顯得特別燦爛。在溫柔的冬陽映照下,為乾涸的梯田潑上一片金黃,恍惚要重現昔日的神韻。天邊的霞彩漸次呈現,從雲層間隙射出一束束的光華。

當疲倦的太陽徐徐沉下,西邊天散落漸冷的彩雲。回頭再看東方的岩層,華彩已經褪色,但天際呈現紫藍的清輝,一股瀲灩的空氣在凝聚。白色的水池在夕照下,依樣波光粼粼,遊人卻未有理會漸次沉沒的天色。這是日暮時分的棉花堡,這是棉花堡的日落。


二○一一年十二月二日
[前一篇] [下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