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柏爾人之家
                                             曾偉強

二○一二年六月廿九日,懷着期待的心情,前往瑪特瑪它(Matmata)。那裏是《星球大戰》的拍攝場地,一片荒漠,恍如世外,而柏柏爾人的穴居,更是天行者在電影中的故鄉。公元七世紀,不斷興盛的哈里發東方阿拉伯帝國,經過多年的征戰,終於征服了突尼斯的柏柏爾人,傳說當時柏柏爾人為了逃避阿拉伯人的迫害,選擇了這片荒蕪之地穴地而居。地下村莊的居民為了抵抗嚴寒,大都穿戴尖頂斗篷的隱士裝,也許這正是《星球大戰》中,武士裝束設計靈感的來源。

位於突尼斯南部的瑪特瑪它,縱目處盡是禿頂山頭,沒有靈山秀水,只有一個連一個的大型塪坑。這裏的丘陵向無限的天邊延展,偶爾有些椰棗樹為黃色的沙土點綴一下。然而,這些地坑卻別有洞天,是個殊異的地下社區,是柏柏爾人舒適的家園。柏柏爾人選擇這樣的居住方式,主要仍是與當地氣候有關。這個地區受撒哈拉沙漠影響,終年乾旱,常有沙暴,溫差極大,地面生活困難。相反,地底下的環境安靜,空氣流通,涼爽舒適,溫度能保持在攝氏約二十度左右,不受地面的惡劣天氣影響。

瑪特瑪它的柏柏爾人在那裏隱居了千多年,一直鮮為人知,直至上世紀六十年代末,當時發生了連續廿二日的暴雨,導致不少穴居坍塌,居民不得不向政府求助,當政府人員來到地下村落,亦為之驚訝不已。當時除了協助柏柏爾人重建家園,還在地面興建房屋讓柏柏爾人入住,但不少柏柏爾人仍選擇留在地下生活,也許真的捨不得那冬暖夏涼的洞穴天地。

在前往Sidi Driss旅館途中,沿途大有天蒼蒼野茫茫的感覺,也許正是這種混沌的太初感覺,吸引了大導演佐治魯卡斯前來開拍《星球大戰》,而當時曾經是電影場景的穴居,現已成為Sidi Driss旅館。由於設備簡陋,容量亦不大,所以旅館名氣雖響,但只宜個別的自由行旅客。事實是,那裏對外交通不太便利,除非是超級星戰迷,否則亦不會選擇入住這間旅館。

我們當天在Sidi Driss旅館吃中午飯,主菜是當地傳統食物古斯米(Couscous)。古斯米貌似小米,起初我還真的以為是小米,但其實不然。古斯米又稱為蒸粗麥粉,是一種源自馬格里布柏柏爾人的食物,以粗麵粉製成,煮前不需清洗,烹調後約一毫米大小,吃起來鬆軟而有粒粒分明的口感,不似大米般黏稠,很像小米,所以真的有人稱之為北非小米。古斯米是中東和北非一帶相當普遍的主食,烹調方法比較簡單,通常配以肉類、雞或魚,和一些蔬菜。雖然有些團友不大欣賞,但我卻很受落。

餐後大夥兒前往參觀《星球大戰》的戰場遺址,爭相「卡擦」。當天烈日當空,氣溫極高,加上穴居的白色外牆,令人幾近睜不開眼。雖然《星球大戰》也可以說是伴着我成長,但我算不上《星戰》迷,面對眼前的實景現場,沒有太大的感受。事實是,我更渴望看到《星戰》中那無邊無際,宇宙洪荒的外星景象。

離開旅館之後,便前往家訪的地點。相信這是所有旅行團的指定動作,家訪柏柏爾人的居庭。雖然對柏柏爾人的穴居很好奇,但感覺上又不好意思打擾。傳統上,柏柏爾人的穴居洞口比較隱蔽,不喜外人參觀,但現在時代不同了,思想也改變了。事實上,不少柏柏爾人現在均以開放穴居讓遊客參觀維生。

柏柏爾人的穴居依丘陵地勢而建,先向地下挖一個圓柱形的大洞,直徑約十米,深約六、七米,到洞底後便向橫輻射形發展,在坑底沿壁挖出一個個洞室,作為居所,而原先的圓柱形大洞的坑底,便形成一個偌大的天井。坑內的居室也可以開拓成上下兩層,通過「樓梯」上下相通,同時,他們還用黏土加固窰壁四周,令地洞既牢固又美觀。

穴居的門洞上方都有兩個標誌,一個手掌印和一個魚的圖案。魚圖案取其豐收之意,而手印就是著名的「法地瑪之手」。傳說法地瑪(Fatima)是先知穆罕默德的第四名女兒,天生慈悲為懷,喜歡濟貧扶弱,死時年僅二十六歲,伊斯蘭視她為聖女,以她的手印祈求保祐,作為除厄辟邪的吉祥物。

我們穿過門洞,走進一條暗斜的幽暗通道,兩名年約三、四歲的小孩坐在一旁,牆上掛着一些日常用具。通道僅十多步之長,出口處豁然開朗,日光直照的天井呈現眼前。圓形的天井周圍有六、七個洞室,其中有臥室、起居室、儲物室、衞生間、廚房等。一名中年柏柏爾婦人在天井示範用石磨將物研細,一名小男孩隨後端上麥包和橄欖油奉客。

雖然是洞室,但內裏明亮非常。洞室的布置簡陋,幾乎沒有傢具。其中一間相信是主人房的,放上一張大床,掛上橙色的幔帳,床邊放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床頭櫃,牆上掛了幾幅照片,就是看不到衣櫃或箱籠。起居室鋪滿了彩色的地毯,還有一些墊子,面對入口的牆壁放了兩張長椅,長椅中間有一個小櫃,櫃頂放置了一個瓶子。三面洞壁空空如也,就只有一張用作裝飾的小地毯。柏柏爾人似乎很喜歡以地毯裝飾牆壁,在另一間洞室內,壁上掛了兩張大大的地毯,而另一面的牆壁則掛了一副鏡子,但室內不見床鋪或椅子,所以也弄不清這間是臥室還是起居室,但肯定不是廚房或衞生間。

離開家訪的柏柏爾人家的穴居時,心中突然生起疑問,那些洞室內都找不到衣櫃,也看不到電視和電器,這裏到底是他們真正的居所,還是向遊客開放的示範單位?是他們真實的家,還是因應遊客的到訪而用作「上班」的地方?那些孩子又是否需要上學?離開前,我們每人向那戶柏柏爾人家中最年長的婦人送上一個第納爾。


二○一二年七月廿二日
[前一篇] [下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