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斯貝特拉古城
                                             曾偉強

二○一二年七月一日入暮時分,來到了突尼斯中部,與阿爾及利亞邊境相距約一百公里的斯貝特拉古城(Sbeitla)。雖是斜暉,但日光依樣刺眼,從入口處到三神殿短短的十多分鐘步程,亦已迫出背上的汗水。黃昏不是觀賞斯貝特拉古城的最皆時間,因為三神殿朝東。話雖如此,從三神殿背後射將開來的白光,在鏡頭下散發星芒,卻又別有一番韻致;而微微帶金的光線,正好道出古城昔日的光輝,勾起無盡的思古幽情。

斯貝特拉古城約建於公元一世紀,主要是用於安置退伍官兵,並防止柏柏爾人侵犯。由於土地肥沃,盛產橄欖,當時便因生產橄欖油而致富,一片繁華景象。這裏被稱為當今保存得最完好的羅馬古城之一,具有相當高的歷史和考古價值。

據說早於公元前一千年,便有遊牧民族在這裏活動,也曾發現迦太基時期的墓碑。古城在二世紀富庶起來後,人們便開始建構富麗堂皇的住所,興建凱旋門、浴場、劇場、廣場,還有著名的三神殿。不知是早期遭受的破壞,還是沒有妥善保存,現在只見一片頹垣敗瓦,然而,從殘存的建築身上,卻讓人遙憶當年的盛世。建築永遠是一個帝國或一個文明的標誌和永存的印記。

古城的整體建築群反映出一座羅馬時期的富裕城鎮,當時稱為「Sufetula」,後來改為斯貝特拉。羅馬帝國衰亡後,斯貝特拉依然繁榮,在拜占庭時期仍在份演重要角色。七世紀時,拜占庭帝國行政官格雷戈里(Gregory)叛變稱帝,定都於此,但僅僅一年便被阿拉伯軍隊擊敗,格雷戈里被殺。所以城裏還有些拜占庭時期的古蹟。

古城以三神殿為中心,周邊是繁華熱鬧的市集,南北西東分明,佔地約六十公頃,寬闊的道路把城市分割得井井有條,當然少不了羅馬的浴池和半圓形劇場,城內生活和娛樂設施一應俱全。遺址的某個角落,還有一座保留完整,十字形的羅馬洗禮池。這個被譽為突尼斯最漂亮的洗禮池,雖經歲月洗禮,但無損外觀,和池內的馬賽克圖案。

回頭再看三神殿,殿前是個大廣場,廣場由安東尼門和圍牆包圍,氣派非凡。面向神殿,中間的是朱庇特(Jupiter)殿,左邊的是密涅瓦(Minerva)殿,右邊的是朱諾(Juno)殿。我們可以從兩旁走上密涅瓦和朱諾神殿,但要到朱庇特神殿,則必須通過密涅瓦和朱諾神殿,因為沒有階梯可以直接登上去。

朱庇特是古羅馬神話中的眾神之王,相等於古希臘神話中的宙斯。宙斯是古希臘神話的最高天神,羅馬神話則稱祂為朱比特,是木星的名字。朱諾是羅馬神話裡的天后,是朱庇特的妻子,相當於希臘神話中宙斯的妻子赫拉(Hera)。朱諾也是婚姻和母性之神,集美貌、溫柔、慈愛於一身,被羅馬人稱為「帶領孩子看到光明的神」。朱諾神殿是三座殿中毀壞最嚴重的,殿內空空如也,應有的雕像不知身處何處。

密涅瓦是朱比特的女兒,相當於希臘神話中的雅典娜。在羅馬神話中,密涅瓦集處女女神、戰神、智慧、勝利、紡織、繪畫、雕刻、陶藝、手工藝之神、畜牧、農業、園藝、詩歌、醫藥於一身,是位多才多藝的女神。她的神殿是三座神殿中保存得最好的。殿前的科林斯柱帶點優雅的氣派。

在我們離開三神殿的時候,碰上一位長者,他在拔取神殿前,岩隙間的植物,我們看不出那到底是何種植物,但他說是用作栽種的。


離開三神殿,我們朝另一方向走去,尋找那半圓形的劇場。劇場隱匿在不輕易為人察覺的地方,與三神殿遙遙相對。教人失望的是,劇場大部分已經過現代化的維修,無復古時風采。這是個小劇場,大約可容納二千人,據說每年春季仍會舉行音樂會。

步出劇場之際,也是離開古城遺址之時。此刻天際放出的金光愈益耀眼,天邊亦已呈現不一樣的色彩,層次分明,但氣溫卻一樣的高。回頭再看那恍若無邊際的曠野遺址,散落一地的柱石與荒草交纏。殘垣中,清晰看到歲月的痕跡,風雨的侵蝕。殘留的精美雕刻,召喚昔日的輝煌,教人無限嚮往。黃昏柔光泛在斯貝特拉遺址上,是在呈現昔日光華,還是重新煥發生氣?


二○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
[前一篇] [下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