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開羅安
                                             曾偉強

二○一二年七月一日晚上,入住聖城開羅安(
Kairouan)。我們的酒店是由城堡改建而成的,外圍仍保有城牆,置身其內,有時光倒流的感覺。房間古色古香,浴室的門亦有教人意想不到的玄機;而城門更是別具特色,氣派森然。酒店本身也就是我們在開羅安的第一個景點。

用過晚餐之後,時間尚早,我和玉琴乘興步出城門,享受一下聖城的晚風。街上雖較白天冷清,但仍有一些攤檔在擺賣,大都是售賣西瓜蜜瓜之類。也許這就是大自然的奇妙,在沙漠酷炎之地,卻可種植出消暑妙品。小販們喜歡在攤檔前面,把一個或兩個大西瓜垂直放在一個小小的,類似杯子的容器上,相當別致,也可以吸引途人的注意。

當晚是個特別的日子,是二○一二年歐洲國家盃決賽的大日子。足球畢竟是圓的,無分國界,即使是在聖城開羅安,球迷們依樣的狂熱。當晚的賽事是備受假波醜聞困擾的意大利,與衞冕的西班牙的對戰。當我們經過一家咖啡店時,發現內裏坐無虛席,所有人都朝着同一個方向,但不是麥加的方向,而是電視機的方向。也許是伊斯蘭的特色,坐上客全是男性,沒有女球迷的份兒。不知他們支持的是西班牙還是意大利,但最終的賽果是大熱的西班牙以四比零擊敗意大利,成功衞冕。

開羅安是突尼斯開羅安省的省會,是突尼斯第四大城市,也是著名古都,曾是阿格拉布王朝和法蒂瑪王朝的首都,一九八八年入選世界文化遺產,有「三百清真寺之城」的美譽。這個古都建於公元六七○年,與麥加、麥地那和耶路撒冷並稱伊斯蘭四大聖地。根據伊斯蘭的傳統,到這裡朝聖七次,便相當於到麥加一次,其地位可想而知。

翌日大清早,我們又再次外出,呼吸一下開羅安早晨的空氣。由於是夏季,日長夜短,早晨的陽光來得特別早,但不刺人,在和煦的晨光下,我們往另一個方向走,那邊原來是個麥地那市集,但由於時間尚早,店舖仍未開門營業,但已有不少店員開始準備,把門栓移開。

我們途中遇到一名正在打點開舖的男子,他的耳邊還插上一束茉莉花,我上前問可否拍個照,他笑着說「五美元」。我心知他在說笑,舉起相機之際,玉琴忙不迭拉着我說「不要」。這時那男子咧嘴而笑「開玩笑而已」。我連忙為他拍下照片,一幀典型的突尼斯男子的照片。突尼斯人不論男女,都愛在耳邊插上一束小小的茉莉花,有些女遊客也入鄉隨俗,但男遊客通常也不太習慣。

市集很有地方色彩,店舖的門窗以藍色為主,但也有髹上鮮艷顏色的,牆身則以白色為主。在微黃的晨暉下,特別動人。雖然時間尚早,人流不多,但也碰到一些買雞的人,他們就是那樣徒手抓着活雞的腳,施施然地走在街上。市集內街巷曲折、店舖林立,恍如迷宮,可以想像當這些店舖正式營業時,商品琳琅滿目,有若潮湧的人流,叫賣聲此起彼落,一派阿拉伯市場的風情,好不迷人。

我們沒有轉彎抹角,就朝着中央的大道悠閒地逛,途中發現了一個用作清洗手足的小水池,相信是聖徒們祈禱前後之用的。市集部分是露天的,但也有穹頂的部分。這時金光泛起,光線特別優美。

當我們走到市集的盡頭,才發覺這個市集也是由城牆圍起來的,而當我們走到城牆外,才知道這裏也是文化遺產。一個舊城區的市集,保留了多少時代的滄桑,多少代人的回憶。

歷史是無價的,歷史留下來的,不獨是歷史書上一段段的文字,而是一個又一個的教訓,一次又一次的榮耀。在汲取教訓的同時,也能以昔日的光輝照亮未來,為國家民族的過去而自豪,才是真正的國民教育。假如只為了發展而拆毀重建,失去的不僅是一些舊的東西和建築,更重要的是昔日的回憶,歷史的印記,猶如斷了根的大樹,最終倒下。假如我們不珍惜過去,便註定沒有將來。


二○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
[前一篇] [下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