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英倫情人的足跡
                                             曾偉強

看不到萬里黃沙,卻登上了高山綠洲,觀賞到綠洲內的瀑布,風蝕岩壁和高山洞穴,在突尼斯與阿爾及利亞接壤的沙漠。

二○一二年七月一日早上,我們分成每四人一組,乘坐吉普車前往觀賞沙漠綠洲,尋找《英倫情人》(The English Patient,港譯《別問我是誰》)的足跡。我們懷着興奮的心情出發,充滿期待,除了因為這是首次踏足綠洲,也因為沿途不時會出現的海市蜃樓。

我們的司機會說多國語言,包括西班牙語和法語,就是不會英語。然而,裹着頭巾的他仍不時向我們介紹沿途風光。他特別向我們指出那分隔着突尼斯和阿爾及利亞的撒哈拉阿特拉斯山脈。山脈明顯而醒目,最高的山峰亦是突尼斯全國最高點所在。撒哈拉阿特拉斯山脈屬阿爾及利亞境內阿特拉斯山脈的南支,呈西南至東北走向,構成北部山地與中南部沙漠的天然分界。綠洲與阿爾及利亞最近的距離僅六公里。

沿途不時看到現實中的海市蜃樓,在左右兩旁和正前方,遠看活像一池碧漾,但一會兒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尤其是正前方出現的海市蜃樓。每當發現海市蜃樓的出現,我們都會聚精會神地觀看,司機亦不時指給我們看。然而,畢竟是幻相,我們竟為那不真實的幻影而興奮莫名。也許,這就是人性。

我們首先到達的是距離吐澤市中心約個半小時車程,藏在流淌着不尋常的激流和峽谷腳下的雪碧加(Chebika)。來到雪碧加,遊客首先見到的是專門售賣紀念品和飲料的小店,店子也是團隊的集合點。導遊帶我們往下走,不一會便來到了小瀑布,瀑布下是一潭碧水,真想不到在沙漠能看到這般光景。谷底除了瀑布,也種滿了椰棗樹。

導遊在瀑布前為我們逐一拍照後,便讓我們自由走動,沿山路往上走。雪碧加高處接近海拔九百米,向遊人呈現着無邊際的赭石,在蔚藍的天幕,與瀑布同樣明艷照人。眼下的荒涼,多少帶點蒼茫,無怪乎除了《英倫情人》,《星球大戰》也曾在這裏取景。

雪碧加的阿拉伯名字叫Qasr el-Shams,意思是「太陽的城堡」。這裏曾經被羅馬人佔領,也曾是柏柏爾人的避難所。導遊說,現在的雪碧加村落是新建的,舊的村落在一九六九年發生的特大暴雨中被夷平,現在只留下一片頹圮,就在那珍貴的阿拉伯山羊雕像下面。山羊雕像下有條狹窄的裂縫,遊人必須穿過那狹縫才可繼續前行。

穿過狹縫後,首先進入眼廉的,除了那頭山羊雕像,還有一個不知屬於何人的荒塚。再往前走便是那被遺棄的村落,在幽暗處竟有兩名小販在等待客人的光顧。荒廢的村落仍可隱約看出昔日的炊煙。走過廢村,不久便回到小店,我們在店內稍事歇息,便再度登程,前往另一個綠洲米德斯(Mides)。

米德斯的紅土特別肥沃,道路兩旁種滿椰棗樹,這裏就是《英倫情人》中,男主角抱着受傷女主角穿越峽谷的場景,當中的風蝕岩壁,最是吸引。峽谷由層積岩構成,站在邊緣,面向的是深淵,兩邊崖壁彎彎曲曲層層疊疊,恍如巨浪奔天,峽谷層色澤層次分明,令人驟覺身處美國大峽谷,雖然規模相去極遠,但仍覺壯觀非常。

停車處有些小販攤檔,擺賣一些紀念品,當然也有沙漠玫瑰,但最搶眼的,卻是那些七彩繽紛的大圍巾,在眩目的陽光底下,圍巾隨風飄揚,加上紅泥色的峽谷作背景,構成一幅明信片般美麗的圖畫。我們從停車的地方沿路走到另一個崖邊,發現那裏的氣勢更加懾人,地面還有用石頭砌成的「Mides」字樣。

距離米德斯約六公里的達玫赫扎(Tamerza),是第六十九屆奧斯卡獨攬九項大獎的影片《英倫情人》的主要外景拍攝場地。影片在這裡取景,凸顯了壯觀絢麗,淒美動人的一面。該齣由鐵翼長空、黃沙荒漠、戰爭羈愁和匈牙利歌謠交織而成的電影,被譽為「如油畫般柔美」。

達玫赫扎有「撒哈拉的空中陽台」之稱,那裏的舊城,同樣在一九六九年的暴雨中被摧毀,重建的市鎮卻展現煥然一新的景象。那裏是三個高山綠洲中最大的一個,有一座稀有的峡谷瀑布,潺潺的山間流水很美。遊客爭相在瀑布前拍照留念,不時傳來笑聲。期間看見一個當地男子在流水中清洗一些類似的植物,但實在看不出是什麼。畢竟只是過客,對於綠洲,對於瀑布,對於當地人,就只有這一點浮光掠影的印象而已。


二○一二年七月二十三日
[前一篇] [下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