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瘋堂斜巷上
                                             曾偉強

夫妻樹的祝福、檀香山的咖啡、大三巴的日落、安德魯的蛋撻、黑沙灘的浪聲……,加上很南歐的地磚,那兩天,直如置身歐陸。澳門,無疑是香港人不用坐飛機也可以去到的歐洲。

踏着深秋的步伐徜徉濠江,雖然始終揮不去若絮徊徨,但悠然閒適的氛圍,亦足以教人暫且忘憂。這個季節,告別了夏日炎酷,卻尚未迎來冬日寒風,周遭遍充浪漫空氣,兩人漫步其中,自然而然地譜出醉人的心曲。

那個周末的下午,從媽閣廟乘七路巴士到瘋堂斜巷,下車處便是聖味基墳場,二話不說便往內闖。內裏一片肅然,但沒有陰森森的感覺,部分墓前還供奉着鮮花。墓碑雕像如天使、先人的雕塑、祈禱的人、耶穌像和一些不知名的人物,令這裏活像室外的藝術館。雕像發人深思,到底生命的歸宿在哪,真的是墳場嗎?

墳場煥發着寧謐的祥和,內裏莊嚴,提起照相機,放輕腳步,感受着白日的和煦,神聖的氣息。雖說是西洋墳場,但聖味基墳場也有中式的一面,個別冢墓還嵌上先人的瓷相。事實是,不少華人也安葬於此。

聖味基墳場(São Miguel Arcanjo)又稱舊西洋墳場,這是相對於虔信街的望廈墳場(新西洋墳場)而言。墳場位於西墳馬路,建於一八五四年,當時算是城外。墳場的名字來自葡萄牙語天使長(Arcanjo)米迦勒(São Miguel),英語為St. Michael, the Archangel。鄰近的聖美基街(Rua de S. Miguel)亦以墳場命名。

步出墳場,便可轉入瘋堂斜巷。走在這條巷弄上,完全看不出亞洲首富的奢華,只有樸素的臉容。斜巷和墳場都是望德堂坊的組成部分。望德堂坊俗稱瘋堂區,過去亦稱進教圍,由大炮台山鏡湖馬路、水坑尾、荷蘭園大馬路與西墳馬路圍繞而成。這裏曾是華人天主教徒聚居地,也曾是中國教徒躲避滿清政府追捕的避難所之一。

坊內曾經有間痲瘋病院,故稱瘋堂區,後來漸多華人加入教會,故又有進教圍之稱。話說澳門曾經有不少痲瘋病人,首任天主教澳門教區主教賈耐勞,在一五六八年來澳後在這裏建立辣撒祿痲瘋病院,並附設小教堂,名為聖辣撒祿堂,供奉聖母望德,即是望德聖母堂的前身。一五七六年羅馬教廷宣布在澳門設教區後,聖辣撒祿堂成為了當時澳門的主教座堂,至一八八六年重建成望德聖母堂。

瘋堂斜巷的名稱便來自望徳聖母堂,由於聖母堂所在的位置剛好是傾斜的街道,瘋堂斜巷之名由此留傳下來。一九八四年,澳門政府把整個坊區列作重點保護文化財產,坊內先後在一九八七年和二○○二年翻修兩次。九○年代末至廿一世紀初,坊內開始興起藝術文化事業,澳門政府也有意把堂區改建為創意產業區,反映澳門本土藝術的特色,從而活化區內和周邊的藝文氣息,推動創意產業發展。在這裏,可以找到多家當地文化藝術團體,像瘋堂十號、仁慈堂婆仔屋、大瘋堂藝舍、澳門演藝學院音樂學校等。

斜巷與聖味基墳場相隔一條西墳馬路。離開墳場,踏進斜巷,首先遇到的是仁慈堂婆仔屋。仁慈堂婆仔屋前稱婆仔屋,是坊內創意產業的重要基地。婆仔屋逾百年的黃色葡式建築極具特色,內裏的小庭院植有兩株百年老樟樹,環境清幽典雅,而閘門前的一株大樹,甚有把關大王的架勢。

澳門仁慈堂婆仔屋文化及創意產業空間於二○○九年一月正式成立,成為文化創意空間,是藝術表演、展覽的場地,也是培訓當地創意人才、展銷本土創意產品的基地,為這個歷史悠久的建築注入了新的生機和活力。也許是萬聖節臨近,到訪當天看見屋內滿是打扮成西洋鬼物的年輕人,相信是在舉行派對或是舉行甚麼活動,因此沒有進內參觀。但即便是在門前瀏覽,也已感受到那份古樸與現代交融,傳統與創新結合的獨特風味。

走在斜巷上,不要只顧周遭黃紅相間的優美洋房,也要仔細留意地面的石頭小路,以及彎曲弧度優美的歐式街燈。一條短短的斜巷,大約十分鐘便能走畢,但它獨特的風情,卻讓人回味無窮。

巷內的洋房,源自十九世紀末坊區重建至一九三○年期間,當時坊內建有多棟兩層高平房,形成端正的長方形街道區,部分在七○年代後拆建,至今仍留存下來的主要集中在斜巷以北。經歷兩次翻修後,這些舊平房的外牆都髹成紅色與黃色,保留着一九二○年代的特色,銳意發展成特色旅遊景點。

我們很喜歡這條小巷,這次也是特意前來參觀的,結果沒有教人失望。同時也感受到澳門政府真心誠意地保育和維護自身的歷史。保育活化,必須正視歷史,尊重歷史,並非簡單的商品化。澳門政府明文禁止居民拆毀坊內僅餘的古建築,讓歷史永續留傳,讓記憶永誌不忘。這地方也曾是愛情電影《游龍戲鳳》的取景場地,也許導演正正是看中這裏濃郁的浪漫氣氛和深厚的歷史情懷。

離開斜巷,沿路標往大三巴方向走,途經檀香山咖啡,剛好是下午茶時候,便進內找了張桌子坐下。玉琴點了菊花蜜,並為我點了特大摩卡咖啡,我們還點了一份吞拿魚三文治一起吃。那杯特大的摩卡咖啡超乎預期般美味。步出檀香山時,日已斜暉,我們繼續前行,不一會便到達大三巴,剛好趕及觀賞日落,這當然不是首次來到大三巴,但卻是首次觀賞大三巴的夕照。那個日落,不經意地觸動了我的內心,卻又說不出所以然來。


二○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
[前一篇] [下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