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屋的呼喚
                                             曾偉強

按順時針方向在摩洛哥繞了一個小圈,有點意猶未盡,但卻於願足矣。這是第二次踏足摩洛哥,但卻是第一次正式入境。一九八四年當航海實習生的時候,曾經來過卡薩布蘭卡,從摩洛哥載運橙子往歐洲。那次是一次難忘的經歷,當時遇上一位老人家,印象深刻,至今難忘。多年以來,一直想再次踏足卡薩布蘭卡,看看碼頭以外的卡城。恍惚是某種揮之不去的呼喚在五內迴旋。

這次旅程,正正是從卡薩布蘭卡開始,但在卡城逗留的時間只有半天,留宿一晚,第二天早上便驅車前往首都拉巴特。二○一四年四月十三日下午二時許降落穆罕默德五世國際機場,因此原先的行程是沒有午飯的,那也不打緊,因為已在機上吃過了。誰知領隊臨時安排了一頓豐富的午餐,當時的狀況,如何吃得下?只是勉強吃了一點,當晚便拉肚子,也許真的是吃出禍來了。

離開機場,映入眼廉的不是甚麼,是路旁的橙樹,而且都果實纍纍。這不期然勾起了當年碼頭的回憶。但路旁的橙是不能吃的,因為太酸,否則早已被人採摘一空了。事實是,摩洛哥的主要城市均種植大量的橙樹,除了綠化,還會送來陣陣橙香,是摩洛哥獨有的氣味。但橙樹均被修剪得很「整齊」,像個輪胎的模樣,不似樹形。

一個多小時的午飯,其實是用來打發時間的,因為當天下午只有兩個景點:哈辛二世大清真寺和穆罕默德五世廣場。兩地的參觀時間不太多,而且當天清真寺不開放,所以才加插午膳「殺時間」。

卡薩布蘭卡的官方名稱是達爾貝達(Dar el Beida)。據記載,西元七世紀時,這裏是名叫安法的羅馬古城,其意為「高地」。中世紀伊斯蘭教傳入,令當地經濟快速發展。安法古城於一四三八年被葡萄牙殖民者破壞。十五世紀下半葉,葡萄牙人將安法更名為卡薩布蘭卡。十八世紀中葉,摩洛哥蘇丹西迪穆罕默德阿卜達拉赫下令在原安法古城舊址興建新城,定名為達爾貝達。

達爾貝達是阿拉伯語,意為「白色的房子」。但不知是城因名而建,還是名因城而起。整座城市的建築大多數是白色的,就是阿拉伯漁民的住宅也是在褐色峭壁下呈現白色,與遼闊湛藍的大西洋相映成趣。十八世紀末,當西班牙人得到這座城市港口貿易的特權後,將城市稱為「卡薩布蘭卡」。而「卡薩布蘭卡」正是西班牙語「白色的房子」的意思。摩洛哥獨立後,為清除殖民主義色彩,恢復達爾貝達的名稱,但大多數人仍稱它為卡薩布蘭卡。

這也許是拜一九四二年的經典電影《北非諜影》(Casablanca)所賜,儘管這齣電影其實沒有一個場景是在卡薩布蘭卡拍攝的,影片百分百完成於好萊塢的攝影棚。瑞克的「Rick’s Café」則是根據一家在丹吉爾的古老旅館搭建出來的。據聞現在卡城內真的有一家「Rick’s Café」,只是這次無緣相見。

離開餐廳,首先前往穆罕默德五世廣場,廣場位於市中心,前稱聯合國廣場,到了法國殖民時代結束後,才易名為穆罕默德五世廣場。廣場除了堆滿假日的人群,還有數不清的野鴿和小販,人鴿共融,亦不分本地人和觀光客,廣場的胸襟真的很寬廣。遊走於廣場,不時看見打扮得滿身紅彤彤,閃閃生輝的賣水人。當然,今天的賣水人不會真的賣水,而是讓遊客拍照以賺取金錢。馬路中央的輕鐵路軌,隔開廣場和另一邊的市政廳。廣場面積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充滿本土情懷,是當地人消閒的好地方。

假如能夠進內參觀,單是哈辛二世大清真寺便需要整個下午的時間。哈辛二世大清真寺無疑是一座驚世建築,令人眼前一亮。它是世界第三大清真寺,亦是西北非地區最大的現代化清真寺。由摩洛哥前國王哈辛二世提議修建,因此命名為哈辛二世大清真寺。自一九九三開放以來,便成為卡薩布蘭卡的地標。

清真寺座落於填海土地上,面向遼闊的大西洋,恍惚從海洋破浪而起,就如《古蘭經》的詩篇:「真主的王位被建在水上」。寺內能容納二萬五千名朝拜者,而寺外的廣場和庭院則可容納八萬人。至於清真寺的建築費,一直有不同的揣測,因為確實的金額沒有正式公布。然而,清真寺的部分費用是來自國民捐獻的,而為了體現全民奉獻和參與的精神,最低的捐款金額是一迪拉姆(Dirham),相當於八分之一美元。據說當年摩洛哥人民共捐出八億迪拉姆,相當於一億美元。

雖然不能進內參觀這一座現代化而且高科技的清真寺,但環繞拜喚塔的廣場亦足以教人神往。偌大的廣場像如何也走不完似的,那些迴廊和馬賽克,還有充滿伊斯蘭特色的圖案,教人永遠看不完。清真寺外部以白色大理石砌成,配以綠色琉璃瓦和形狀不一的銅飾品,為莊嚴的清真寺添上幾分活潑。

由於時間關係,還來不及仔細端詳清真寺的外貌便要離開,實在可惜。這座睥睨大西洋的清真寺,恍惚在向海洋發出某種呼喚,教洶湧的浪濤也來歌頌真主的偉大。離開哈辛二世大清真寺,不期然想到發源於沙漠的伊斯蘭,卻也在海上豎起昂然偉岸的清真寺來,豈是當年穆罕默德意料所及的。

翌日一早,便啟程前往首都拉巴特,離開現代與傳統、科技與宗教共融的卡城。帶着疲憊的身軀來到卡薩布蘭卡,匆匆的一瞥,無法看清碼頭以外的卡城。然而,在要離開的一剎,卻又很想看看卡城的碼頭。


二○一四年四月三十日
[前一篇] [下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