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斯迷城
                                             曾偉強

「這裏就是迷宮。」我們的當地導遊阿戴這樣形容菲斯舊城區(Fes el-Bali)。阿戴五十來歲,膚色黝黑,個子不高,總是從容不迫的模樣。走在菲斯舊城區,總會不時停下來跟人握手問好,甚或寒暄數語。我們遊覽舊城區當天,西非洲發生地震,他還特意向當地人打聽消息。雖然是導遊,但他坦言只認得城內的旅遊路線,若走歪了,他也會迷路。

阿戴幹導遊這個活已有十八年,但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教師,教授英語,無怪乎他的英語那麼流利。之後當過推銷員,推銷的貨品包羅萬有,包括書和電器。他笑言現在仍是個推銷員,但推銷的是摩洛哥。他為人很隨和,有一回我看到他的鞋帶鬆脫了,即時告訴他,但他說這是故意的,因為他登上旅遊巴士便會把鞋子脫掉。

記得我們前往拉巴特當天,他身穿藍色「杰拉巴」(djellaba)和戴上傳統阿拉伯帽子,也許是因為當天我們要參觀皇宮罷!但這個裝束卻令我們更容易認得他。事實是,不少當地導遊都會穿上「杰拉巴」,也許這已是不成文規例。「杰拉巴」是一種素色直筒長袍,袖長而肥大,帶尖頂斗蓬帽,套頭而穿。《星球大戰》中武士的服式,便是取材自「杰拉巴」的。

在菲斯舊城區,我們也有參觀一家專門出售「杰拉巴」的店舖,除了「杰拉巴」,店主還大力推銷頭巾,因為我們第二天便要進入撒哈拉,頭巾是用作防風沙的。阿戴還帶我們參觀了銅器店,店內的銅製品林林總總,閃閃生輝。此外,當然還有觀光客必到的皮革坊。導遊一再強調皮革作坊的惡臭,我們已有心理準備,加上進場前每人獲派一片薄荷葉,因此,真正的氣味比想像中溫和。

菲斯古城傳統鞣革作坊在十八世紀已經存在,工匠們至今仍恪守傳統的皮革鞣製方法。例如以石灰水浸泡脫毛,借助鳥糞令皮革軟化。也因此,摩洛哥的城牆都有不規則的小洞,讓野鴿棲息,收集鳥糞。調好染料的大缸一個貼一個地排列,粗略估計應有百個以上,工人將皮革放入缸中,染成各種顏色。染了色的皮革再放進大瓷缸清洗,然後掛起來晾曬。從高處俯瞰整齊排列的染缸,就如同巨大的調色盤,七彩繽紛,但這種鞣製方法似乎有點不人道。事實是,這種方法鞣製皮革會嚴重污染環境,發出的惡臭覆蓋方圓數里,而處理皮革後的水和染料也會造成極大的污染。不禁問,看過這些工序後,日後還會購買皮革製品嗎?

菲斯是世界著名的宗教聖地和文化古都,一九八一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人類文化遺產。菲斯也是阿位伯宗教文化在摩洛哥的發祥地,因此被奉為摩洛哥的「精神首都」。公元七八八年,阿拉伯半島的麥地那發生內訌,貴族子弟伊德里斯逃亡到丹吉爾後,輾轉來到菲斯,被柏柏爾人擁戴為蘇丹,建立了摩洛哥史上第一個阿拉伯王朝。傳說伊德里斯修建菲斯時,在朝向麥加的方向挖出一把金色斧子,於是給這座城市起名「法斯」。「法斯」是阿拉伯語斧子的意思,而菲斯便是由「法斯」演變而來的。

我們從風門(Bab Boujeloud)進入舊城,由於進城的一面是藍色的,所以又叫「藍門」,而風門的另一面,也就是出城的方向是綠色的,所以又叫「綠門」。在「綠門」這一邊,還有一個巨型的告示牌,以多國文字寫上歡迎遊客的字樣,其中包括以繁體字寫的「微笑是你在非斯」。相信其他的文字意思相同。由於摩洛哥政府規定,凡是超二十人的旅行團,在菲斯舊城區遊覽必須聘用第二名導遊,我們的團隊超過三十人,當然也有第二位導遊。

這名第二位導遊很有趣,看來已年近八旬,名叫密蘇里。他拄着枴杖,行動緩慢,瘦削臉龐,架着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鏡。他身穿白色長袍,有趣之處是,當人家問他的名字時,他總是說自己是「密西西比」的兄弟。他不多言,壓根兒不像個導遊,他唯一一句掛在口邊的話是「不可思議」(unbelievable )。但到底他指的是甚麼,卻又諱莫如深。也許,菲斯舊城區本身就是個令人瞠目結舌,難以置信的存在。

我們順着狹窄的街巷穿行,如同走進了迷宮。石板鋪成的小道,有些窄得只容一個人側身而過,有些地方必須彎腰而行。店舖和作坊按行業分布,諸如食品、布匹、香水、工藝品等各據一方,而鐵器、銅器、銀器、木工作坊等亦是一個挨着一個的。導遊也有帶我們參觀滿布銅器作坊的區域,十來家聚在一起,修補銅器,「噹噹」之聲不絕於耳。

阿戴還特別向我們指示當地人的大門有兩個敲門的環,會發出兩種不同的聲音,用以分辨訪客的身分。如果不是親屬,屋內的婦人便不會開門。他說我們只走過菲斯舊城的一小部分,路線以卡拉維因清真寺為中心。卡拉維因清真寺堪稱阿拉伯建築藝術的傑出代表。它始建於西元八五七年,後經歷代蘇丹改建和擴建,佔地五千八百多平方米,建築面積約一萬平方米,可供二萬名信徒祈禱。

舊城區彎曲的巷弄,狹窄的通道,隱蔽的彎角,突然出現在左右兩旁的幽暗小巷,自然而然地令遊客茫然若失。若非有導遊引路,迷路是必然的事,在舊城區恍惚永遠走不完。這裏有販賣甜點的小販,提着水壺的婦人,頂着麵包的男孩,踢足球的街童偶爾會和馱着貨物的騾子擦身而過。而當你舉起頭來,還會發現舊城區的屋頂上滿布接收電視的小耳朵。

菲斯人口約一百萬,單在舊城區便約有三十萬。菲斯舊城區是世上最大的回教城市,至今仍保留着自中古世紀以來的生活模式,鐫刻着過去的印記。街道是一座城市的記憶,走進菲斯舊城區迷宮般的弄巷,恍惚進入了時光隧道,一切都那麼神秘,那麼久遠。正如密蘇里掛在口邊的那句話:「不可思議」。


二○一四年五月一日
[前一篇] [下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