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照站馬廣場
                                             曾偉強

也許,是因為法國的關係,摩洛哥人對蝸牛似乎有點情意結。而這份情結,在站馬廣場(Djemaa el-Fna)毫無保留地呈現了出來。

步進站馬廣場,已是晼晚時分,這天太陽似乎走得特別慢,不知是捨不得廣場的遊人,還是甚麼。我和玉琴不經意地走進了橫巷,一條短短的街上,滿布尋常的店舖、甜品店和旅館,樸實無華。漫步其中,看着老街上的人來人往,又是一番人文景觀。我們離開小街,左穿右插,來到了一家有趣的店舖。有趣之處是,舖內掛了一個紙牌,上面寫着「歡迎拍照」的字樣。摩洛哥人一般不喜歡讓人拍照,拍照前亦必須先徵得對方同意,這家店子可謂非常特別。其特別之處是,店內售賣的全是國王和國王眷屬的相片。這個倒有點意思,原來國王是可以配上價錢牌的。

廣場雖以夜市聞名,但此刻亦已人頭湧湧,有弄蛇人的把戲,也有舞者的迴旋;有柏柏爾婦女為客人紋身,也有穿上一身紅袍的賣水人。市集內如迷宮似的弄巷錯綜複雜,予人探險的感覺。而巷弄之間,市集之內,卻又充滿本土情懷,不少店舖攤子,都不是專為遊客而設的。有出售家庭用品的,有販賣衣物的,也有香料店和報攤,不一而足,是實實在在的草根市集。

我們漫無目的地逛了一會,便趕在日光微黃之際走進一家咖啡店的二樓。聞說那家咖啡店的二樓是觀賞廣場最佳的地方,也是這個原因,登樓的人必須光顧才可以內進。我們各自點了一杯薄荷茶,雖然找不到最佳的位置,但總算找到位子。因為「把關」的店員不會點人數,所以有些拿着飲品內進的客人被迫站着,但彼此都是醉翁之意,能否坐下,其實並不打緊。

這時廣場內的人影已拉得長長的,金黃的光線為廣場添上嫵媚。這裏還可以遙看庫圖比亞清真寺(Koutoubia Mosque),廣場上的人群愈來愈擠,舞者隨着豉聲跳得起勁,掌聲不絕。中央的攤子開始亮燈,宣告廣場的一天正式開始。不錯,站馬廣場的一天,由傍晚開始,而且是愈夜愈熱鬧。在這個制高點俯瞰偌大的市集,進眼的又豈是一個廣場。此刻日已西沉,天色漸暗。我們喝完薄荷茶,又再一次走進廣場。

先前尚未啟動的熟食攤子現已滿座,油煙和香氣遍充整個市集。在燈光的照射下,售賣鮮榨橙汁的攤子格外搶眼。毗鄰的一列專賣蝸牛的攤子,檔主店員把蝸牛堆得有如小山,同時忙於招待客人。蝸牛是法國國家級的美饌,想不到在摩洛哥成為街頭小吃。這到底是對法國的懷想還是甚麼?記得小時候曾經吃過蝸牛,但一吃便吐,從此對蝸牛沒有好感。雖不至於避而不視,但匆匆走過蝸牛攤子便是。

再過去是著名的羊頭鍋攤子,數不清的攤子在販賣羊頭、羊肉和羊的臟腑。玉琴說清楚看到羊頭擺放在攤前,但我卻無法分辨出來,也許是因為割了羊角的關係。雖然我是吃羊肉的,但對面前的羊頭鍋,卻沒有半點食欲。一來怕不衞生,二來總覺有點不對勁。瞪着羊頭吃羊肉,想起來也感覺怪怪的。

除了熟食檔,還有賣甜品的,我們都是一律用眼睛吃了便算。不經意又走回剛才喝薄荷茶的咖啡店。此刻天際呈現一抺霞彩,映照燈火璀璨的站馬廣場,又是另一番美態,充滿迷離與神秘。觀光客穿梭其間,真有不知今夕何夕之感。

站馬廣場是馬拉喀什的地標,不到站馬廣場,等於未曾到過馬拉喀什。馬拉喀什是摩洛哥歷史名城,是全國第三大城市,也是摩國第一大旅遊勝地。雖然地處沙漠邊緣,但氣候溫和,林木森森,花果茂繁,被譽為「摩洛哥南部明珠­」。在阿拉伯語裏,「馬拉喀什」的意思是「紅色的」,原因是當年的城牆採用赭紅色岩石砌成,而城牆至今仍保存良好。而在柏柏爾語中,「馬拉喀什」則是「神之地」的意思,可見馬拉喀什在柏柏爾人心中的重要性。

廣場西南方的庫圖比亞清真寺也亮起燈來,在深藍的天空映襯下,格外莊嚴。此際夜幕低垂,也是時候說再見了,這夜別了站馬廣場,而明天便要告別摩洛哥,匆匆的走了一圈,又要回到旅程的起點,而旅程的起點,又變成了旅程的終點,卡薩布蘭卡。


二○一四年五月四日


[前一篇] [下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