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下的珍珠
德黑蘭雖然是伊朗首都,也是觀光客必到的城市,但歷史氣息遠遜伊斯法罕,宗教味道不如亞茲德,文化氛圍亦不及設拉子。德黑蘭這個超級都市,真的很現代化,既有高樓大廈、地下鐵路,也有高級商場、大型超市。在德黑蘭逗留期間,亦不時穿梭珠寶街和名店街,一時間也弄不清到底這個城市很不伊斯蘭,還是在呈現不一樣的伊斯蘭。

到達德黑蘭的時候,星月已高掛天空。為了使餘下的行程更順暢,導遊先生又一次臨時調動行程,在進入德黑蘭市中心之前,先參觀城南的高美尼陵寢。問題是,這座比皇宮更皇宮的陵寢,真的是一生儉樸,號稱「貧民之友」的依瑪目高美尼,心目中的那個安息之所嗎?

這座被形容為世界,甚至是史上最昂貴的墳墓,可謂極盡豪奢。眼前柱樑金碧輝煌,壁牆瓊堆玉砌,拱頂精雕細刻,地氈更是價值連城。雖然官方沒有公布建造金額,但這座陵寢一九八九年動工,至二○一五年六月正式開放,耗資天文數字可想而知。外界估計達一百億美元。這筆錢,可以建百間醫院,或數百間學校。


我們入住的酒店,是德黑蘭數一數二的五星級酒店,不少國際會議也在這裏舉行,酒店大堂還掛滿多國外長等大人物入住酒店時的留影。由於酒店毗連市內最大的公園拉雷公園(Laleh Park),我和玉琴用過早餐,便去和公園說聲早安。

公園寬曠舒暢,眼下蔥綠一片,除了這兩個異邦人,全是當地居民。有的是上班途經,有的在晨運早操,也有的以綠意拌早點。預期之外但卻不感意外的是,一對夫婦主動跟我們問好之餘,還將手上的麵包與我們分享。一名正在趕上班的中年男子,刻意停下來與我們聊天,說這個公園是法國人設計的。經他這麼一說,也頓覺公園很有法國味,還依稀有點香謝麗舍的身影。

正是天有不測之風雲。逛公園的時候還陽光普照,清爽怡人,出發前往薩德阿巴德宮(Sa'dabad Palace)時,卻風雲色變,氣溫驟降,還下起雨來。這段路,也讓我們見識了德黑蘭繁忙擁塞的交通。皇宮位於山上,沿路種滿梧桐,很有法國情調。此際梧桐更兼細雨,平添幾分愁思。昨日的皇宮,現已改成博物館,也不知是讓人憑弔昔日光輝,還是感嘆皇族奢華。

薩德阿巴德宮其實是由十四座建築物組成的宮殿群,始建於十九世紀,巴列維王朝的開創者禮薩,在一九二○年代擴建後遷入。據說部分建築物在一九七九年,末代巴列維國王去國時仍未竣工。我們只參觀了著名的綠宮和白宮,若要飽覽所有博物館,恐怕一整天的時間也不夠。

綠宮頂部蓋以綠瓦,因而得名。進宮須穿鞋套,宮內不准拍照,但容許拍攝電視和電影。當時便有一隊電影攝製隊在拍攝。我們的當地導遊還認得一位專門扮演末代皇帝穆罕默德‧禮薩‧巴列維(Mohammad Reza Pahlavi)的著名演員。宮內有很多鏡飾和鑲金裝飾,華麗典雅,氣派不凡。這座綠宮,曾經接待過一位美國總統:卡特。至於會不會有第二位,正如占士邦所言:「永不說永不!」

白宮是皇室夏季的居所,宮內雕樑畫棟,布置奢華,地面鋪上名貴波斯地氈,家具多屬法式風格,也有不少精緻擺設,包括法國瓷器、意大利銅雕、中國湘繡等,甚至還有台灣的珊瑚藝品。底層是國家藝術博物館,進入參觀須預早購票。除了供觀光客參觀,白宮至今仍在接待外國元首等貴賓。

宮外正面有一尊「Arash the Archer」的雕像。Arash是波斯神話中的英雄,他射了一箭,為波斯奪取了袤廣的國土。另一邊則豎立着一雙巨型長統靴銅雕,這原是穆罕默德‧禮薩‧巴列維的全身立像,伊斯蘭革命後,銅像被民眾破壞,殘留這雙長靴。但這雙長靴比兩個人還要高,整個立像有多大,可想而知。

這時雨停了,天邊灑下亮閃閃的陽光。宮外遙望北面的厄爾布爾士山脈,積雪恍如白龍橫亙天際。這條白龍也真的一直守謢着德黑蘭。導遊說,市內車路和人行道之間,都有一道渠,但不是污水渠或雨水渠,而是雪水渠。這些渠引雪山的水以為居民所用。所以德黑蘭不缺水。

不知是導遊說笑還是甚麼,在德黑蘭不看清真寺,因為大家都看膩了。來德黑蘭,是逛博物館的。除了薩德阿巴德宮,還有伊朗國家博物館、珠寶博物館、玻璃與瓷器博物館和地氈博物館等。規模雖不算大,但仍有些頂級藏品,例如著名的漢摩拉比法典;和世界上最大的切割鑽石之一,一百八十二克拉的「光之海」等。


來到伊朗,當然亦不能不看波斯地氈。德黑蘭的地氈博物館,堪稱必到的博物館。在進館之前,導遊先帶我們參觀了一雙鞋印雕塑,原來這個鞋印指着的方向,就是麥加。

一般的波斯地氈,除了地毯(rug),還有用作裝飾或祈禱毯的kilim。導遊說,城市地氈是事先設計出花樣草圖,再編織出來;鄉村地氈則是隨意之所至的即興創作,往往只是抽象或象徵式的圖樣。

不說不知,原來伊朗人買地氈,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投資升值。而且易手次數愈多的地氈,價值也愈高。導遊還說,他小時候不明白父親為何買這麼多地氈,長大了才明白,這是父親為孩子準備的財產。每名孩子一張身價百倍的地氈。當我們問這博物館的地氈價值多少時,他只能說每一張都價值連城,無法估算。

波斯地氈主題圖案的取材包羅萬象,有純裝飾性的,也有宗教神話、黎民生活、貴族狩獵等。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一幅名為「四季」的作品,織有伊朗歷代著名建築,四角則有亞當、夏娃、亞伯拉罕、摩西與耶穌等人物圖像。構圖用色極其精美,構思獨特,令人讚嘆不止。

在結束整個行程之前,導遊先生額外加進一個特別景點:超級市場。這家超市規模不下家樂福,進口停車場旁邊的租車公司,窗外貼上以簡體字寫上的「出租車」標示,可見大陸和伊朗關係真的很要好。

離開超市時,已近黃昏,也正式結束伊朗的旅程。這個遠在西天之西的東方大國,曾經雄霸天下,古波斯全盛時期管治七十多個民族,五千萬人口,佔當時世界總人口四成四。今天仍以三個法國之大的領土,傲視全球。西方媒體總愛以一身黑袍的女子來描繪伊朗,但誰又會料到,黑袍底下,是開放的天空。伊朗好比一顆藏在黑袍底下的珍珠,等待世人的欣賞。


曾偉強
二○一六年一月完稿


[前一篇] [遊記目錄]
萍蹤集
黑袍下的珍珠
曾偉強